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15年8月30日 星期日

「成龍村野地換新裝」小偵探的暑假之耐性大考驗

成龍村內有一些荒地,因為是「持分」的(多人共同持有),分割不易,持有人或老去或遷離,久而久之就被棄之不顧,任由草木繁生,很容易卡垃圾或被棄置垃圾,今年藝術季前整理一塊擋到行車視線的轉角處荒地,從荒地的草堆裡挖出大量陳積多年的垃圾後,大偵探對整理荒地一事,似乎上癮了,為了讓更多人「共襄盛舉」(←疑似是吃到小偵探亂用成語的口水),偵探社希望結合更多村民的力量,再整理另一處位於村內主要幹道旁的大荒地。於是,這就變成了今年暑假偵探社的工作之一。

為了不傷害土地,我們不噴灑除草劑,吃重的整地工作,就交給怪手執行,有了上次的經驗後,我們知道在怪手一邊拉除雜草、移除大型廢棄物(如:沙發、床墊…)之時,必需有許多人在旁隨時將地上的垃圾撿起、分類,並交由在一旁等候的垃圾車載走。7/23一大早,怪手、山貓、垃圾車到齊後,在大偵探以及10幾歲到60幾歲的村民組合協力下,完成整地,總共清除4車的雜草和垃圾,驚人的是其中有很多生活垃圾,如塑膠拖鞋、破掉的碗盤、飲料瓶、塑膠蚵繩、尼龍繩、藥罐、玻璃瓶…(表示大家真的毫不客氣地將垃圾往這邊丟)!一整個早上的忙碌之後,藏身於荒地內側的池塘清爽地展現在大家面前。

▲整地之前,趨進細看,可發現雜草堆中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垃圾。


這一天下午,為了讓小偵探和前一天未整地前的樣子做比較,也讓他們參與整地的工作,所以,我們帶著夾子、飼料袋,繼續將地上較細碎的垃圾清除,經過1個多小時耐心、細心地撿,竟然又塞滿了7、8個飼料袋,讓小偵探們一直碎碎唸:「真的太誇張了,垃圾怎麼這麼多!」


而荒地整理好後,就要開始佈置囉!大偵探有觀察到每逢過年前,家家戶戶大掃除,晾晒棉被、枕頭、睡墊…等寢具需要大一點的空間,而這塊地位處成龍村的”市中心”(這是住在附近的阿伯阿姆阿姨們的玩笑話,因位於成龍村主要道路的中心位置,故稱為市中心),整理好後剛好可以提供此項服務,同時,加以適當的植栽,還可以成為小小菜園兼綠地。
▲大偵探總部郭秘書幫忙繪製的"野地換新裝"設計草圖 (後來被大偵探依現場狀況, 發展成了: 海波浪 + 七星崙的概念~ XD)!

為了讓鐵製晒衣架,看起來不要冰冰冷冷的而是有趣的,嘿嘿嘿(摸下巴微笑)…,當然就得讓充滿創意的小偵探來做囉!!我們先從衣服的版形挑選、款式設計開始,讓每個小偵探設計一套自己的衣服,再實際裁布、縫製,希望完成一件件可以長時間吊掛在晒衣架上的作品。靠自己的雙手從無到有一針一線把一套衣服縫製完成的過程,需要極大的耐心,無法移動的身體隨著時間愈長而愈燥動,於是這種燥動的能量就轉換到嘴巴,通常,四、五年級的小偵探一邊縫著衣服,一邊不停”搭嘴鼓”,其他人(穩重的六年級不想加入戰局,年幼的二、三年級覺得講不過學長、學姊)拉長耳朵聽,只在精采處也動動嘴巴,創造更多的效/笑果。


▲這是小偵探完成的設計稿,很讚吧!

▲這個畫個人版形的動作,一直被小偵探說很像意外事故現場(阿娘喂…大偵探都沒想到說)。


▲當大家低頭”密密縫”之時,約莫有一刻鐘是安靜無聲的,此時就像同時進入某種修行的境界。然後…就又會此起彼落地開始鬥嘴。小偵探俊伻的媽媽有一天笑著對俊伻說:那以後媽媽的衣服破了,你就可以幫忙縫了。

相較於往年暑假都在戶外揮汗工作的情形,在室內的細活對小偵探而言,似乎沒有比較輕鬆。「加油!」是今年暑假偵探社活動最常聽見的話,為了安撫小偵探的耐性,白天大偵探要適時地輪流幫小偵探這裡縫一些、那裡縫一些,讓小偵探覺得有大偵探協助可以加快速度。晚上,大偵探要化身小精靈,偷偷幫進度落後的或是需增加縫線強度的小偵探工作。原本以為三個星期就可以完成的工作,卻在第四星期的倒數第二天(8/13),才驚險地趕工完成(實在是耐心的最極限了啊)。

最後一天(8/14),大偵探安排小偵探以走秀的方式發表自己的作品,原訂在整理好的空地上進行,順便邀請鄰近的阿伯阿姆們來看,卻突然下起大雨,只好改在學校走秀,由學校老師、工友叔叔、護士阿姨(因為是暑假,人不多)獨享看秀的樂趣,而他們也超配合,對小偵探的作品展現高度的興趣,讓小偵探超開心。之後,我們再到茜娣家享用她為大家精心準備的點心,讓暑假偵探社的活動有個完美的ENDING。

▲經過短暫的排練,正式演出時,小偵探們一點都不怯場。

至於,荒地整理到什麼程度?在小偵探、社區發展協會眾多人的協力下,我們以大量的蚵殼覆蓋地面,兼作造形與防雜草,再種上兼具觀賞與食用價值的九層塔、辣椒、香茅…,再來,只剩下晒衣架定位、棚架搭設和定位的工作囉。

▲感謝總裁先生出借山貓,讓安翔爸爸在下班時間幫忙處理蚵殼。也謝謝郭子爸出動家裡的小貨車、數支鐵耙,讓鋪蚵殼的動作迅速完成。更感謝迦勒媽媽和妹妹總義無反顧地幫忙到天黑。 
▲8/22趕在颱風"天鵝"撲台前, 由村民孩童幫忙種下花草 (數數看~ 是不是有七個種了植物的圈圈?  正呼應著成龍村的"七星崙"傳說啊!! )
▲颱風"天鵝"後來沒有襲台, 但豐沛的西南氣流卻帶來大量降雨,至今已下了快一周的豪雨,讓大偵探一方面很輕鬆不用幫花草澆水, 蚵殼也沖洗得潔白,連之前被蘇迪樂颱風吹乾的樹都冒出了新葉!! 但大偵探的另一"大事業"--實驗漁塭, 卻因為大雨讓鹽度直直落, 雨停後還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可能因此影響收成, 令大偵探頭痛不已啊~~ 

2015年8月26日 星期三

風雨中的實驗魚塭

魚塭放養至今屆滿四個月囉!越接近中秋時節,大家引頸企盼白蝦新鮮上市的時機也逐漸逼近,但是……今年度放養的蝦苗比往年還要小,密度也稍微高了一些(從原來的8萬尾苗調高到10萬),沒想到今年度蝦苗的生命力似乎較往年旺盛,活存成數似乎較良好(啊~水產品還沒收上岸一切都很難說呀!!),在高密度的情況下(或餵料太節省??)成長速度也相對慢了些,當然大偵探還是非常努力地每天投餌、觀察、做紀錄,讓蝦蝦們能夠在穩定的狀態下繼續生長,也期盼穩定的天氣能帶來好的收成 (這也是眾所期望)。沒想到,今年似乎是個颱風多產的一年……

75日蓮花颱風侵襲過後,心中的大石子馬上懸了起來,蝦池無可避免地還是出現蝦子死亡的狀況,自7/6日起一周內每天都有100~200隻不等的蝦屍隨排汙孔流出,死蝦的情況直至711日穩定下來,正當大偵探準備放下懸在心上的大石頭時,氣象預報又將石頭懸得更高 ! 8月初來了個讓人記憶深刻的蘇迪勒颱風,衛星雲圖上完整又肥大的颱風一步步向畫面上嬌小的台灣靠近,讓沿海居民又是"皮皮挫",颱風來的前一天傍晚,大偵探想替魚蝦們投餵晚餐時,就被大風吹得無法穩站魚池邊,村裡的阿伯阿姆們早就做好防颱準備關在家裡不出門!
蘇迪勒颱風強勁的風勢幾乎把樹連根拔起,魚塭也波濤洶湧,而霧濛濛的畫面則是因為雨水及風力造成。
據留守魚塭的老芋仔表示,88日凌晨三點停電後想出門探視魚塭,把閃亮的銀色轎車停泊在魚塭邊,風差點把整台車從底部掀起,只得想辦法緊依著魚塭旁的小廟停放人也沒法好好走路,只得簡單巡視魚寮情況後乖乖躲回家,成龍村裡也因為颱風的影響停電約20小時 (算是非常幸運了!!),8月8日的白天,大偵探和老芋丫很焦急,去這戶借發電機,去那戶借抽水馬達,偏偏一個三相電一個單相電,最後還是一籌莫展,村裡專門收蝦的蝦董看到大偵探在FB發出最後的求救訊息(因為大家的手機都漸漸沒電了~),也特別跑來魚塭一探究竟,蝦董拉起笞仔,憑著閱蝦無數的經驗告訴大偵探 : 「今早才去別處收蝦,別人的蝦更大且多都沒事,目前風也夠大,暫時不會有問題!」這才讓大偵探稍稍放下心中的重擔,但是......若至傍晚電還不來,風雨卻停了,那就要擔心了! 幸好,一切彷若天助,下午約二點多,電有短暫來了一下,後來在8月9日的凌晨,電力不足的狀況也獲得了改善,水車終於打起水花!
忙著張羅發電及增氧設備的大偵探和老芋丫
蝦董放下工作, 特地跑來看大偵探實驗魚塭的蝦子狀況,揪感心啊!! :)
蘇迪勒帶來強勁的風勢,卻沒有帶入雨量,強大的風讓所到之處的樹葉幾乎乾枯,像乾燥花一般。颱風過後小草回到工作崗位,除了驚嘆大自然的力量外,也巡視魚塭有沒有出現讓人驚心動魄的畫面?  幸好,大致上魚塭周邊表面上看起來都算安好,有些附近的魚寮屋頂被掀掉一半,除此之外沒有上演驚人的畫面,但池子裡……又會上演什麼驚人的戲碼哩 (深吸一口氣)?
比對颱風過後,樹葉的綠意被風帶走一半,留下一半的秋意,少許的綠葉
,連形狀彷彿都被風塑形了。
(左上)被強風吹倒的藝術家作品. (右上) 漲潮時的水位更突顯地層下陷的困境
(左下) 風雨中的魚寮小徑 (右下) 被吹得支離破碎的賞鳥牆
例行一日工作就是排汙後餵食,排汙工作是要讓池底蝦屍及殘餌底泥等透過連通管原理排出蝦池,以維持蝦池水體的穩定接連一個星期每日都傳出些許傷亡,大偵探的因應措施就是拉長排汙的時間,再增添養水池經靜置後的水源。傷亡數量從兩百多漸漸降至個位數,或許是比預期的傷亡量低有了之前的經驗,這次海口小漁婦已作好心理準備跟蝦寶寶道別 ),心理反而覺得驚奇,咦穩定下來了嗎? 老芋仔則悠悠地說 : 「只有這樣程度的死亡,算很不錯了! ! 這群蝦子好像比較強壯喔!」,讓蝦屍遍野的戲碼在此先告一段落。
8/9颱風後排汙的蝦屍多為白色蝦屍,表示死亡時間不長,從蝦子的體長也可以看出比之前6~7公分平均略長,多落在8~9公分。
而自從上次李意娟老師建議大偵探可搭配不同尺寸的蝦料投餵之後,從死掉的蝦隻及傘網上的觀察,蝦寶寶們的確有顯著的成長,體型上確實有比較大囉 在這期間大偵探仍然是緊抓著線索就趕快向李老師請益,比如七月中蝦池出現一個新的問題,就是當大偵探在巡視蝦池時,走近岸邊就會有約莫3~30隻不等的蝦子跳出水面 小草早上6~7點看到3~5隻,老芋仔看到7~10隻,QQmei則說他九點多看到一批20多隻啦! ) 有的還會不小心擱淺在岸上就成為螃蟹的食物。由於這樣的情景是大偵探第一次遇見很擔心颱風大雨時,受驚的蝦子不知是否會整池亂亂跳,小草立馬向老師詢問,老師在了解情況後總能給予合理的推測。
從蝦池排汙後撿到的活蝦,跳入養水池生活,因為養水池密度低,
空間大~8/3撈到這隻蝦子時已經有26克,16公分長
,但是養水池沒有投餵飼料的緣故,蝦子身形非常纖細。
8/12排汙的蝦屍平均10公分 (不過都到天堂去了),
相較7/26平均6公分長大了些,看來之前的投餵量真的偏低,
所以蝦子們也都"慢活"過日 (慢慢成長......)~

可能的原因就是~!!
1.有些蝦因大雨過後脫殼在水淺處或靠岸邊等殼硬,受到驚嚇就會跳出水面。

2.大偵探蝦池裡的蝦子密度過高啦!!  蝦蝦們不但吃不夠,還因為夥伴太多空間不夠

而如果是第二點,因為蝦子長大了,蝦隻密度高,蝦池更需要勤於幫蝦子增添水及排汙,才能讓吃多拉多的蝦仔們有乾淨的環境生長。

在得知武功祕笈後  !不是~ ,是經老師解惑之後),大偵探便努力地扮演"瑪麗亞",希望蝦主人能健康生活。

颱風過後魚塭風平浪靜時的美景(連遠方的山都看得到呢!!),
真希望魚塭總是平平順順的~

除了大偵探的魚塭,別忘囉~ 今年還有郭子阿公加入「不抽地下水」的養殖行列。相較於大偵探撲朔迷離、曲折離奇的魚塭現場,距離不過幾尺遠的阿公魚塭,卻好像被保護罩壟罩著一樣,不論風吹雨打幾乎不受外在環境影響,蝦子正常長大,文蛤也穩定成長。

郭子阿公笑說 : 「今年放養真的很順利也很穩定,是放養以來最平安的一次!」阿公池水都是引用養水池的水源,因為有龍鬚菜淨水在先,水源上較穩定,又因為養水池早期岸邊曾有破損未修復,所以小排水也會從岸邊一點一點地滲入養水池中,讓主業為板模工的阿公從不擔心一定要看潮汐從小排引水入池,養水池每天自然就會有水源補充,龍鬚菜也仗著每天都有新鮮的流水夾帶營養鹽,阿公只要定期去翻動龍鬚菜,就能讓它生長旺盛繁殖迅速。為避免龍鬚菜生長過多互相覆蓋致成長不佳,龍鬚菜養殖戶秀蓮阿姨在七月底就幫阿公先收走了一些,留下少數龍鬚菜讓它們繼續生長。於是乎在尚未收成魚蝦之前,龍鬚菜就先讓阿公賺了一筆零用錢。
收菜的阿姨利用撈網將龍鬚菜一次一次撈上來。
阿姨們在阿公的養水池撈取龍鬚菜,龍鬚菜生長旺盛,膠筏上覆滿許多剛撈起來的龍鬚菜。

阿公也因為養水池穩定水源的功效,頻頻詢問大偵探能不能夠再多放養一些其他生物,比如以前想放養但養殖成數不佳的蝦兵蟹將。大偵探雖然也希望穩定的水源能夠增加魚塭產值,但大偵探掐指一算,養水池乘載的生物數量上限未知 阿公已經放養了他自己也數不清的各式魚苗 ),不希望阿公冒險,所以還是請阿公先將現有的生物先照顧好,下次放養時再來評估數量也不遲。


~一不小心又把魚塭日記寫得落落長,希望下月再看到部落格發文的時候,已經能夠發佈三代班白蝦預購的消息囉究竟~這個願望能不能實現哩!?請大家拭目以待……

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魚塭記事—海口小漁婦的煩惱

盛夏

時節轉變是讓所有漁人繃緊神經的時刻,因為季節交替天氣轉變,大偵探都能感受到夏日豔陽拉長了白天的長度,也加熱空氣中的溫度。端午節後夏至來臨,魚寮小徑上的叔叔伯伯們也不時地提醒大偵探小心別曬到中暑。

悶熱的空氣加上偶陣雨後放晴,也開啟大偵探海口小漁婦的煩惱,打從4月份文蛤寶寶入住文蛤池,文蛤池的池水幾乎沒有清澈過,藻水的濃度直逼蝦池,水色從濃綠、黃綠轉為灰綠、土黃,就是從不清澈!老芋仔跟小草兩個人頻繁地撐膠筏下池摸文蛤想觀察文蛤是否安好,摸上來黑亮亮的文蛤,讓大家的心都涼了一半。殼表黑亮的小文蛤代表從放養至今幾乎都沒有長大,蛤寶寶們幾乎沒有在吃飯,正是藻水未清的原因之一。這段期間老芋仔每天辛勤地將文蛤池水不停地與養水池交換(電費爆增!!),期盼能夠利用溫和的方式改善文蛤寶寶進食的狀況。
▲文蛤殼表黑亮,沒有成長的跡象
▲有長大的文蛤邊緣會有白色成長痕,當地人稱為"眉頭"。 
右 : 多數文蛤殼表黑亮,是沒有成長的樣子。  
幸好,今年度嘉義大學水生生物學系的小美老師依舊陪伴著大偵探在實驗魚塭上一起努力。有鑑於去年的實驗雖得知龍鬚菜在養水池中確有代謝氨氮的效果,但缺少進水時的小排水質資料,今年進一步將實驗調整為在養水池進水時,分別採取小排水及養水池水樣,並在進水後進行連續三天的養水池池水採樣,得出的結果再與進水量作一比對分析,藉此希望能更精確地推知龍鬚菜淨化水的效率!

三個池子有著不同的個性,身為淨水把關角色的養水池,拗者性子呈現難以捉摸的黃綠色,完全和去年的清透不一樣,讓大偵探困惑不已,明明是參照去年一模一樣的放養量(240斤龍鬚菜),每天利用檢驗試劑分析水質時,試劑顯色結果皆顯示龍鬚菜的確有將氨氮營養鹽代謝掉,讓營養鹽落在安全範圍內(1ppm以下),且龍鬚菜生長情形良好,為何卻呈現讓人摸不著頭緒的黃綠水色?是不是營養鹽超出龍鬚菜可負荷的範圍呢?於是乎在4/28大偵探在實驗魚塭又放了160斤的龍鬚菜,來試試是否為龍鬚菜量不足使水色呈現黃綠色。
黃色的部分是新生的龍鬚菜芽,看到黃色的枝枒表示龍鬚菜正努力的成長著。
生長較不明顯的龍鬚菜,成色較黑,黃色新芽較少。
果然,4/30-5/18期間的水清澈可見底,但接下來又陷入了一變混沌。五月底將水質(5/30 ~ 6/2的水樣)送至嘉義大學進行龍鬚菜淨水效率的檢測,結果和大偵探目測的感覺是一樣的,龍鬚菜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淨化效果!!大偵探看著一池混沌的水,心中滿是疑惑 :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是因為5/19,老芋仔在養水池放了75隻大大小小的烏魚、變身苦、鱸魚......讓水中排泄量大增使營養鹽出現了變化,龍鬚菜吸收不及?? 還是牛挑灣溪或出海口發生了什麼我們還未察覺的事件? (因缺乏去年度小排水資料,故無法比較) 抑或是氣候影響了微細藻類生長? 大偵探一邊請教各方專家學者,一邊也進行著各種嘗試,包括更確實地翻動龍鬚菜、利用抽水馬達進行上下水的交換,最後也請來龍鬚菜的養殖專家秀蓮阿姨前來查看,只見秀蓮阿姨見到這黃綠水色後眉頭一皺,推測龍鬚菜吸收效率不佳,建議龍鬚菜的量可以再增加並將水位降低,於是乎6/30養水池再新增400斤的龍鬚菜,並且試著將水位降低至70~90公分(因為大偵探的蝦池及文蛤池都要靠養水池儲水補充換水,儲水量也不能太少,70公分已經是儲水的下限值啦)。
▲去年度的養水池幾乎清澈見底,連龍鬚菜上停歇的大草蝦都看得一清二楚。
▲今年度養水池若隱若現的龍鬚菜生長在池水中,讓大偵探看不清也想不透,與去年清澈見底的養水池(上)有天壤之別呀!
同時,在6/22-25, 7/5-8進行了二次水樣採集及分析,初步結果終於皆顯現小排進到養水池的水,在三日後水中的氨及亞硝酸全部被龍鬚菜吸收完畢!!但是為什麼水體依然呈現一抹黃綠呢 ? 難道是大偵探應該改變觀念,水不一定要透澈,安全即可? 但這些微細藻類似乎又在文蛤池裡起了某種作用,影響到文蛤的生長......截至發稿前為止,文蛤池的水依然無法清透,文蛤寶寶還是生長緩慢啊~~~~。
▲嘉義大學陳淑美老師也親自來大偵探實驗魚塭了解龍鬚菜池(左上)生長狀況及文蛤池(左下)和蝦池(右)的情形, 並採水樣作藻類分析。
換個話題,報告一些比較不會皺眉頭的事。相對穩定的蝦池在水色方面得到許多讚許,帶點墨綠的水色清透潔淨,人見人誇話雖如此,在6月期間凡大雨過後的晴天,總是讓蝦池傳出些許傷亡,發現蝦子死亡時小草與老芋仔便立馬驅車至家畜疾病防治中心檢驗,分析結果都指向天氣變化讓較虛弱的蝦子一命嗚呼,大自然的汰選機制,讓大偵探心酸酸老芋仔則一派輕鬆地說 :「這正常這樣算不錯了!」。新手漁婦小草則是心揪成一團,初次看到蝦子紅通通的躺在池水中,說不出的落寞浮上心頭。


▲接連幾天(6月2、3、5、7、8日)在排汙時發現死蝦,從體色豔紅到白色蝦體都有,紅色的顯示已堆積兩天以上,而較白的蝦體則是剛死不久。
今年度放養蝦苗,大偵探也新增了一項記錄工作,也就是固定每15天幫蝦子們做身體檢查,藉由固定天數間隔測量體長及體重,提供未來推估收成及飼料投餵比例之參考 (推眼鏡)。目前從五月第一次的測量至七月中已做四次測量,蝦子經過幾波天氣變化後,在近期測量的蝦隻反而變小,一來是因為六月遇氣候變化死亡的蝦多為較大的蝦隻,二來則是在抓取蝦隻測量時大蝦彈跳逃離的速度快,所以被抓來測量的蝦隻,就普遍落在較小的蝦隻。(關於這項取樣的技術問題,大偵探仍在請教專家指點技巧....)

另外大偵探在每日的觀察中也發現,蝦寶寶們大大小小參差不齊,在強大的專家學者顧問群的指導下,除了觀察水的流向,也在投料上作了調整,利用不同粒徑的飼料投餵,讓在池子裡較大的蝦能吃飽,小蝦也能撿拾到粒徑小的飼料吃飽飽,快快長大。
▲在蝦體檢查的同時,也能夠觀察蝦子基本生長情形來判斷蝦子是否健康,如左圖蝦子腸線粗且飽滿,蝦鬚完整又長,頭心臟臟器輪廓形狀漂亮明顯,是蝦蝦健康的指標唷!
蝦寶寶的平均體重體長記錄
這時也來瞧瞧郭子阿公的「鹽」選魚塭吧!大偵探偶爾也會去阿公的池子走動,瞧瞧阿公的魚塭有什麼狀況。打從阿公遵循神明指示放養文蛤至今,也利用龍鬚菜先淨水(就是大偵探實驗魚塭放大版,但是沒有蝦池),不論放養魚、蝦、或文蛤,放苗的速度之快,讓大偵探驚呼阿公魚塭生物快速增加,蝦苗也在尚未調整舊觀念之際,放養了兩水(的意思為放苗的次數,一水表示一次,二水表二次),因為在成龍村混養的蝦苗多是工作蝦的角色,而當地蝦苗在文蛤池成長至8公分左右常傳出大量死亡,所以會在補放入第二水蝦苗,甚至第三~四水。

小草與阿公訪談時,都會提醒阿公要注意生物放養的數量,也會告訴阿公現在大家預購文蛤的狀況(提早八個月的預購單),阿公聽了也會心一笑並用洪亮的聲音回應,會好好用友善的方式努力的養殖。
▲郭子阿公有空就會來翻翻龍鬚菜,翻動之後讓龍鬚菜就能生長更蓬勃,維持好的淨水功能。
郭子阿公放養至今池子的狀況穩定,文蛤池的水清澈見底,混養的工作魚、蝦都乖乖成長,大偵探反而笑問阿公是怎麼維護的,能不能教教我們,阿公回答也有趣:「就跟你們一樣啊!不抽地下水,只用養水池的水而已呀!」是呀就算是同在成龍村的魚塭,在同一天甚至同一時刻狀況都可能天差地遠,這就是現場養殖令人頭痛、著迷又有趣的地方。

因此,大偵探遇到養殖問題時,就會不停地向養殖前輩們請益,得到的答案也不盡相同,令新手漁婦小草常常在想~十個養殖人會有十一種養殖方式,要怎麼找出最適合自己所在地現場的養殖方式,除了依科學方式記錄並推論分析之外,只得靠現場長期觀察才能揉合出一套適合當地養殖生物的照顧方式。
▲左 : 專家前輩齊聚一堂,共同激盪對環境友善養殖的理想。右 : 老師們在魚塭指導大偵探,也分享給前來學習的學生
此外,有感於養殖前輩們各個身懷絕技,也都是友善環境養殖同路人,所以大偵探7/3再次邀集了以雲嘉南為主的幾位養殖前輩 (雲林代表/阿禾師, 嘉義代表/邱家兄弟,台南代表/台江漁人),再加上宜蘭大學的李意娟老師和嘉義大學的小美老師,以及老師們放暑假中的學生們,大家聚在一起不僅交換養殖上的各種新知,也討論水產品從生產者到消費端之間所產生的「距離」。
新手漁婦小草也學習到,在現今資訊爆炸的時代,點點手指就能查到想要的訊息,但是資訊完整度不全或是資訊正確性存疑的問題也干擾著我們,例如網路上充斥「知道後你會驚呆了」這類聳動標題,但傳遞出的訊息卻不盡正確,若使用者未經思考咀嚼而直接將訊息置入記憶庫,這樣的訊息侵占我們的腦袋,並將其視為正確資訊,豈不是讓錯誤觀念誤導大家。

經過養殖前輩的提點,大偵探的養殖知識庫又加蓋了一層,而各位前輩們也思量著這些正確知識應該與大眾分享,讓養殖專家們傳遞正確且完善的水產品知識,不僅能夠縮短生產者與消費者間的距離,也能讓消費者了解生產者的用心,消費者也能安心。一個小小的理想,正在這場交流討論中激盪著,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可以開花結果~ :)

也希望眼前這個夏季颱風的威嚇可以少一些,讓蝦蝦平安,蛤蛤順利呀!(雙手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