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14年10月24日星期五

漁家職人精神-2014三代班鹽選白蝦出貨紀實

這陣子接連爆發的食安問題,相信大家和大偵探一樣特別有感,到底有什麼食物還可以安心享用?實際投入水產養殖二年,和許多前輩專家學習請教,大偵探了解到,不僅是養殖技術,還有堅持生產好食品的精神、態度與決心,才能成就美味與安全的最高品質。

也因此,大偵探特別佩服這些自產自銷、自創品牌的達人們,就因為這些堅持,我們才有好的食物能夠選擇。經過這些事件之後,相信各位伙伴也更加明白,往後在消費前要擦亮雙眼,研究一下成分表、甚至主動了解生產過程、拒買不肖業者的產品,多多支持良心業者,用消費的力量讓環境更美好。

大偵探師法各位前輩,注意每個環節,堅持和大家分享最高品質。「成龍溼地三代班 鹽選白蝦」的養殖過程,相信部落格老客倌們都不陌生,接著披漏今年下網收穫、包裝出貨的經過,讓大家更加了解餐桌上的安心美味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收穫
清晨五點半,天空還帶著半夢半醒的灰橘色彩,大偵探四人已經在魚塭旁就定位。
前一天深夜十一點多,和老芋仔一起把三件長長的蜈蚣網佈署在蝦池中時,老芋仔還很擔心地說:「我明早要上班(收文蛤)不能幫忙,不知道會不會太重,妳們拉不起來!怕會有一百斤喔!」


噢!歷經三個半月的養殖,今年8/26第一次收蝦,成果就要揭曉了,依照白蝦吃料的情況,推估收穫應該是會比去年好得多,但,到底會好上多少?去年,老芋仔在收成時很悲觀地只估算了五斤、十斤,今年竟然一開盤就估一百斤,這差距之大,只能說:養水產真的很像一場賭博呀!

也好,支持不抽地下水的「成龍溼地三代班 鹽選白蝦」朋友們十分捧場,大偵探生平第一次賣蝦就得出上百斤的貨,壓力著實不小,要是真有一百斤就好了。

忐忑的拉起蜈蚣網,表情十分凝重,當三件網子全收上岸,答案揭曉......21斤!!天啊~有點少耶!池裡真的有那麼多蝦子可以賣嗎??幸好我們聽取了下崙資深的生態養殖達人阿禾師的建議,提早了一天收蝦,否則......沒貨可出,不就尷尬了?!

又幸好,我們最專業的顧問李意娟老師當天下午正好有空,千里迢迢地從宜蘭大學趕到成龍來(老師,你永遠是我們的救星!),還和專以生態養殖為研究題材的陳永松老師及他的學生一同前來。當晚才知道原來我們的蜈蚣網全都擺錯啦!

李老師說,白蝦有逆流游水的習性,蜈蚣網只要順著水流擺,白蝦就會乖乖地游進陷阱裡,大偵探立即依照指示更改作戰佈署,第二天日出收網,果然中了不少蝦!

包裝
蜈蚣網中的白蝦們嘩啦嘩啦地被倒進收穫的籃子裡,空氣中瀰漫著豐收的喜悅分子,李意娟老師看準時機,朝站在魚寮stand by的郭小孩下指令:「下冰!」白蝦抓上岸之後,立刻浸入冰水中凍昏,冰水的溫度是決定讓蝦凍昏不凍死的關鍵,下冰的量和時機就變得非常重要。
▲某日收成時刻的粉橘色日出。
三件陷阱都拉起之後,大伙兒抬著沉甸甸的收穫籃往魚寮靠近,籃子沈甸甸地往秤上一擺,指針轉過了一圈才停住,必需分批秤重才行。太好了,60斤,離目標只差一點點了!活跳跳的白蝦嘩啦啦地被分裝倒進三個大冰桶中,行動力馬上明顯下降,大伙兒連忙火速趕往烏魚家裡進行包裝。

飛車抵達包裝場地,白蝦已經昏厥得差不多,只剩下頭胸部那十隻腳仍在揮舞,大偵探在二位老師的督促指導下隨即展開包裝,把白蝦按體型大小排入盒中。

蝦子一但死亡,體內的蛋白質便開始分解,並邁向新鮮度下降的不歸路,唯有維持昏厥但不死亡的狀態,立即真空包裝、在-20℃中急速冷凍,才可以完美的把白蝦的鮮甜滋味保留下來、送到消費者手上;白蝦撈捕離池之後並不能活很久,一切動作都必須快、狠、準!

出貨
抽離空氣和溫度的空間中,細菌與酵素的作用速率幾乎暫停,白蝦的鮮度得以保存,感謝烏魚家總是提供很棒的場地,讓大偵探可以準確完成真空冷凍的保鮮步驟。

這天是約定出貨的日子,大偵探柳橙姿一早就開始核對入帳金額、打電話一一確認聯絡人電話地址及收貨時間、準備保麗龍、將訂購不同斤數的出貨單分類,並將精美的「成龍溼地社區學習地圖」和「大偵探快訊」一起塞入包裝裡,希望朋友們吃蝦的同時,也能了解不抽地下水的養殖過程及理念。

一切準備就緒,冰得硬梆梆的白蝦從冷凍庫拿出來才一眨眼的時間,包裝盒的外側就開始凝結水珠。

溫度就是鮮度的殺手啊!大偵探四人又一陣疾如風,裝箱、封箱、貼包裝一氣呵成,現場只有寬膠帶撕貼和保麗龍唧唧的摩擦聲,中間還得挑掉失真空的品項重新包裝。

最後,當目送黑貓哥哥把包裝好的保麗龍一箱箱搬上車時,一切總算大功告成,不知為何有種一手養大的女兒要出嫁的感覺......蝦蝦,到別人家裡記得要好好表現喔(揮手拭淚)!

清池
時間進入收穫的第二週,連續兩個星期密集下網,收成的斤量逐漸下降。李老師說,蝦子是聰明的,如果一直在同一處設網,他們會知道那邊是危險地帶而不敢靠近,所以當抓到的量越來越少,有可能是白蝦受到驚嚇不吃飼料也不入網,但也有一個可能,就是池裡的蝦已經被抓得差不多了。

聽到這裡,李小龜默默嘆了一口氣,覺得不是只有人生像一盒巧克力,一定要吃下去才知道是什麼口味,就連漁塭裡蝦子的數量也像巧克力一樣(?),一定要清池下去才知道還有多少啊......

對負責販售的人來說,無法抓準存貨量真的是考驗心臟強度的一大課題,果然這天在烏魚家,剛剛包裝完當日收成的大偵探又出現了面臨抉擇的對話:

「今天只有14斤齁,應該沒剩多少蝦了吧!」烏魚邊把熱開水沖進茶壺裡邊說。每天日出收網,到太陽曬屁股完成包裝工作後,我們就會有一段在烏魚家泡茶聊天的小小時光。

「一定沒蝦了啦!那池原本每天要喫將近三公斤飼料,今天早上丟了100克還喫袂完,你們趕緊清一清吧,不要浪費那些電打水車。」老芋仔說得非常篤定,要不是那是大偵探的實驗漁塭,他可能下午就會去打開抽水機把蝦池抽乾一探究竟。

「可是我還是相信蝦子是因為受到驚嚇才不吃東西的!」QQ湄對蝦況仍抱持很大希望。

「對阿,有可能。」李小龜想起收蝦前的數據:「我們一開始估計今年收成大約是300斤,上週才抓了150斤,昨天20斤、今天14斤,我猜至少還有100斤在池裡。」兩個禮拜前老芋仔還曾估到500斤呢!

「沒可能啦!」老芋仔揮了一下手:「你想嘛,我們那堀那麼小(18m×18m),下了三個網,水放低到網頭都看到了,還是水泥池,蝦子要跑到哪裡藏?跑不掉的,清池啦。」

這番分析聽起來真的很有道理,要是土池的話,蝦子還能躲在土層裡不移動,但水泥池是沒有孔隙可以躲藏的,三個網子也算是天羅地網了。

大偵探陷入了沉思中。

這星期只抓了34斤,仍然遠遠不足本週預定出貨數量,基金會的同仁們的訂購單更是還沒計入,兩天後出貨的壓力重重壓在肩上,清池說不定可以一次解決問題。 李小龜按著計算機,驚訝到:「如果依照目前的吃料量再概估的話,只剩30斤耶!」怎麼可能那麼少,蝦子到底跑哪去了?

老芋仔聽到這個數字,好像更有信心了:「有20斤就要偷笑了啦!」 

蝦子若是因為收網的擾動受到驚嚇而不進食的話,這個估算值就無法參考,要是池底的量超過我們時間內能包裝的負荷,無法即時真空冷凍,就要冒著流失鮮度的風險,這可是會砸了招牌。清?還是不清?

QQ湄擰著眉頭:「可是就這樣清池好像一切就結束了,好可惜喔!」

「哪有什麼可惜的,事情該怎麼做就是怎麼做。」烏魚在一旁幫腔。

「會不會還有80斤啊?」李小龜顯然還抱有希望,但其實漸漸也覺得好像應該清池了。

「沒可能啦!」
「蛤~」
「免蛤啦,清了啦!」
於是在出貨的壓力和老芋仔堅定的語氣下,終於決定週三傍晚將蝦池清空。

夕陽餘暉下,老芋仔和大偵探們坐在水泥岸上等待池水退去,天色越來越黑。養殖資歷第二年的大偵探果然還是很菜,連把水放乾要花多少時間都還抓不個準,看來待會兒得摸黑作業了。

水漸漸退去,比較高的池底邊緣已經露出來一大部分,水面看起來像個圓形的小池塘,但只發現一、兩隻蝦走動,沒什麼其他動靜。
「好吧!我下修到20斤。」小龜晃著雙腳。
「欸!要有信心,牠們都在中間!」QQ湄一貫的正面思考。
天色完全暗下來的時候,水突然以很快的速度消失,大偵探們衝到中間一看,白蝦的眼睛在頭燈照射下反射出紅光,一雙雙紅點密密麻麻的佈滿小小的水域......天啊,竟然還有這麼多!

「快撿!」不知誰大喊了一聲,大伙兒趕緊手忙腳亂地把活跳跳的白蝦捉進籃中,一邊還要忙著準備冰桶,一邊還要趕緊把養水池的水引回蝦池,拯救擱淺的蝦!糟糕的是,池子中央積了一堆惡臭的汙泥,許多蝦被迫在汙泥裡鑽動奔逃,大偵探一發現這點,顧不得身體手腳沾得黑臭,更是緊張地加快動作,因為時間一長,那些發臭的黑泥會卡上鰓部,就不能出售了。

「是誰說沒蝦的啦,你看啦!」
「我哪知啦!」
......混亂中還不忘打鬧。 

最後恩駿爸也前來增援,總算把蝦子通通集中起來。
▲終於清池完成的大伙兒又臭又髒,狼狽不堪。結束包裝工作後,大偵探四人還不及換裝就到7-11覓食,餓扁了,李小龜甚至光著腳丫走來走去,還被小七的資源回收大哥問:「你身上怎麼這麼髒啊?發生什麼事了?」

大偵探趕緊call out李意娟老師商討對策,最後決定兵分兩路,最初抓起的那批蝦以養水池的水稍作沖洗趕緊送去包裝、其他的裝籃放進文蛤池裡「洗澡」,讓牠們動一動,把身上和腮部的髒汙洗淨。

這次包裝場面有些壯烈,很多很多蝦因為一開始處理不當,身體已經泛白,或是鰓部卡上汙泥,全部都被我們淘汰當作B級品,無法出貨給預購的客人。粗估這次清池總共抓了約60斤的蝦,淘汰了近30斤,損失將近一半。

老芋仔在旁撿起那些淘汰的蝦,很惋惜地說:「淘汰這麼多太可惜了吧......這個明明還可以吃啊......這隻還很好,只是鰓卡了一點髒,怎麼不賣?」

「之前你不是一直覺得我們價錢定得太貴了?只賣最好的,就是我們一斤可以賣到400元以上的原因啊!」

多數養殖戶通常把整池的收穫一次交給「販仔」(大盤商),南源北貨通通混在一起再交給各個通路,池邊價雖不高,但交貨即脫手,養殖戶不必煩惱滯銷或鮮度問題;而每一個自產自銷的生產者等於是一個品牌的老闆,食物的品質直接關乎品牌形象與信用,從養殖到運輸的整個過程堅持不添加任何化學藥劑,並且竭盡所能地從溫度、包裝等方式將產品的鮮度保留下來,一絲一毫絕不馬虎,這就是為自己品牌負責任的「態度」,售價反映的就是這樣堅持品質的成本。

接連爆發的食安問題,想必就是缺乏這樣的品管態度,只一味追求降低成本牟取利潤,最後讓自己的信用一敗塗地,消費者的健康也連帶成為陪葬品,兩敗俱傷。

大偵探總是相信,若是大眾願意有意識的購買,選擇支持對健康、對環境友善的產品,讓消費成為用心做事的生產者最強力的後盾,我們就再也不用擔心桌上的佳餚是不是毒藥了。大偵探一直透過教育的活動傳達這些觀念,而這需要你、你的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大家都一起來參與啊!

▲某日清晨收完蝦,抬頭見到溼地旁的電線桿上,一隻黑翅鳶正享用著屬於他的肥美佳餬
最後小小的蝦池總計收成了約250斤,平均為32尾斤,育成率比去年好上一倍,但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後來每次聊到販售成果時,我們總會開玩笑地說:「到底是誰說沒蝦要清池了,結果蝦子還這麼多害我們措手不及?!」
老芋仔就會很不意思地承認:「歹勢啦!是老芋仔,是老芋仔啦!」

販售
在白蝦收穫的季節,大偵探真的很開心有許多朋友透過消費參與了「不抽地下水的養殖實驗計畫」,每每在用電話和大家連絡時,從話筒裡傳來大家溫暖的鼓勵及堅定的訂購決心--「不論蝦子狀況如何我都要買....」「只要有貨請立刻通知我....」),遇到這麼好的大家,真的讓我們感動莫名。

除了利用網路直接訂購,還有一些夥伴是經由活動和大偵探們貼身接觸的唷!話說虎尾誠品書店在八、九月為成龍溼地開設了一個小特展,還很用心地舉辦了二梯次的「成龍溼地 夏日"生"呼吸」產地小步旅。

小步旅的重頭戲,就是認識大偵探的養殖實驗及伴著火紅夕陽的白蝦大餐!第一梯(8/23)的朋友們很幸運地搶先品嘗到現撈大白蝦,經過幾回撈捕終於湊足數量,岸上負責砍柴生火的偵探們早就生起熊熊大火,當活跳跳的白蝦入鍋烹煮,小朋友甚至發出了歡呼聲......因為大伙兒相談甚歡造成時間有些延誤,這位小朋友想必是被餓到了,真不好意思。

第二梯(9/13)的朋友們來到村子裡的時候,蝦池已經清池完畢(因為......因為,中秋節是賣蝦的好時機嘛......),雖然沒有現撈體驗,但大偵探們因此有時間更詳細解說了捕蝦的方式、池壁上的小困擾--藤壺的生活秘辛,還有兩位朋友和李小龜下養水池一起體驗為龍鬚菜這位淨水大功臣翻身,兩位在水裡待到不亦樂乎,好不容易才上岸品嘗水煮白蝦。

大伙兒吃白蝦佐粉橘色的夕陽餘暉,還更加認識了白蝦的身體構造,想必收穫滿滿,很抱歉今年沒有足夠的數量可以讓你們帶回家,明年收成的季節再邀請各位訂購,也請不要忘了支持年底收成的文蛤唷!(招手~)

除此之外,大偵探也帶著白蝦外出推廣,第一場 (確切的說,其實也是唯一一場啦!)當然就是咱們基金會所在的台中「里仁為美」社區啦!其實在大偵探這場推廣講座之前,QQ湄就曾經邀請邱經堯大哥來社區進行過一場「食在很重要」的講座,據說其白蝦、虱目魚大受好評;可能是上場講座口碑太良好,8/30輪到QQ湄和李小龜親自上陣,小小的會議室裡竟然擠滿了人,讓大偵探兩人一陣緊張。還好,養殖生手專屬的演講風格,就是有許多傻傻的笑料可以分享,養殖過程讓大家聽得笑呵呵,對於白蝦的鮮甜也是讚不絕口,很開心可以把健康美味的飲食觀念分享給厝邊隔壁!

網路預購的訂單全數出貨完畢後,9/6中秋節連假第一日,大偵探一早特地帶了一些超過尺寸太多、珍貴稀有的大蝦來到了苗栗,這天里山塾的同仁們舉辦了一場熱鬧又好玩的「里山鄰家ㄟ保育市集」,不但邀請了28個友善環境、在地多元生產的農家好貨、里山工藝達人來設攤,更有金曲獎得主「打狗亂歌團」熱鬧獻唱,有吃有拿又有得玩,這麼豐富有趣,位在里海地區的大偵探當然要帶著「鹽選白蝦」去玩樂共襄盛舉啦!
▲帶到鄰家市集的特選大蝦個頭都在15尾斤左右,一下子就被搶購一空啦!

除了販售生鮮大白蝦之外,大偵探還現場還升起火來烤一鍋「鹽焗白蝦」,剛出爐的紅通通白蝦賣相極佳,可以安心品嘗美味的蝦頭、蝦膏,有小朋友一盤接一盤呢!

整個市集吸引了近千位朋友入場,回響熱烈,大偵探也十分開心能夠和這麼多農友、團體交流,更確信我們在環境友善的這條路上不孤單!

2014年不抽地下水的蝦池物語完成了生產、銷售、推廣,暫時下台一鞠躬,十月是北風開始吹送的季節,仍在努力一暝大一吋的文蛤池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敬請各位朋友繼續鎖定「成龍溼地三代班」部落格!

*********************************
幕後花絮

10/2這天,很榮幸地邀請到了幾位雲嘉南地區非常用心的生態養殖專家帶著自家白蝦前來交流,包括雲林口湖下崙的「阿禾師」王坤禾、嘉義布袋的「鰻鄉」邱經堯和台南安南的「台江漁人」顏榮宏,可說是雲嘉南代表都到齊了呀!若不是李意娟老師路途遙遠,真想一起邀請過來大會師!

三位前輩平時相互久仰(他們會互相在臉書上面按讚,是為網友),卻一直沒有機會深談,今天被邀請到成龍集會所交換名片的瞬間,大偵探們趕緊在旁捕捉這歷史性的一刻,好像一場小型記者會。大家坐定後聊理念、談銷售,竟一路講到深夜一點半才散會,頗有相見恨晚的意味,談話內容仍然不外乎維持品質成本高昂,努力在各通路打拼的艱辛。

自創品牌的農漁家,從養成、收穫、包裝到運送販售,關關都得堅守精神:不加藥、不偷工減料,不求省事只求品質維護;即使遇到天災人禍也只能認賠,他們販賣的不只是食品,更是一種生活態度,一種和大地長久共處的精神。

大偵探也以此為學習目標,站在NGO的角度,致力推動友善環境的生產與消費順利運行不輟,朋友們如果認同、疼惜這些認真對待土地的人們,那麼就從今天起改變消費習慣,加入我們的行列吧!

▲在這場歷史性的聚會中,大伙兒也一起聊到可以共同做的事
那會是什麼事呢?  大偵探真的能不負眾望地參與其中嗎?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014年9月22日星期一

小偵探的暑假--牛挑灣溪挖挖哇!!!

成龍村的南邊有一條溪流---牛挑灣溪,大偵探每次走在沿溪的堤防上,都喜歡觀察溪水漲退潮的高度、灘地上的生物,以及一艘又一艘的膠筏,而自從去年開始照顧魚塭之後,常常聽到阿伯們講:下雨之後白蝦文蛤容易有狀況、牛挑灣溪三不五時就會出現”黑水”(溪水被污染)、你們魚塭的水太鹹養不起來啦…等經驗談,讓大偵探更加好奇,心中的問號也愈來愈多。
▲這是2012年8月蘇拉颱風來襲時所拍攝的牛挑灣溪檔案照,大家可以用來和下文所提田日蒸先生提供之1977年的老照片作一比對,拍攝地點大致上是相同的

今年暑假,大偵探把好奇心轉換成小偵探們的超級任務,要讓小偵探以科學研究的精神來挑戰「牛挑灣溪挖挖哇」,挖掘牛挑灣溪的故事,也展望新的未來。(哇~~ 第一堂課,當大偵探介紹牛挑灣溪的位置時,竟然有許多小朋友不知道近在眼前的這條溪流就是牛挑灣溪,讓大偵探們有些驚訝!)

首先,要讓小偵探們感染科學家天生具備的好奇心與合理懷疑的特質,所以,大偵探把數年來的鳥類和魚類調查數據拿出來給小偵探練習,不知是小偵探們早上參加學校的營隊太過勞心勞力以致於下午無法集中精神?還是大偵探要他們轉彎的思考模式對他們來說太艱難了?小偵探們在一小時的腦筋狂轉彎後,大多呈現出某種"短路"、"頭抱著燒"的症頭!的確,
對中低年級來說,這是比較辛苦的課程,不過大偵探還是希望能讓小偵探們從小學習獨立思考,發掘問題、用証據說話,成為像「柯南」一樣的狠角色呀!(大偵探動漫看太多?)
▲(左)升上國中的郭子,很有架勢地帶著同組的小偵探們一起討論
為了讓從一年級到九年級的小偵探和少年偵探們都聽得懂科學研究的幾個要點,大偵探們把進行生態調查或人文訪談的工作要點濃縮成幾項--「取樣」、「重覆」、「工具」,然後不停地讓小偵探們在實作中複習這些概念,在連續五周的暑假活動裡,除了不斷練習科學研究的概念外,小偵探們也完成了五項超級任務:

第一個超級任務是調查「流進魚塭的水裡,住著哪些生物?水的健康狀況如何?」這個任務讓小朋友不斷練習與體會的就是「如何取樣?」、「用什麼工具?」、「為什麼要重覆?」總共採樣的點包括了直接連通魚塭的二條小排水道(小排三、小排四),以及比較容易親近的牛挑灣溪中游與下游共12個樣點,調查的方法除了使用水質檢驗教學組讓小朋友親自檢驗水中的氨氮、亞硝酸、磷酸鹽、溶氧、PH、透明度、鹽度外,另以誘籠及自製的樣框調查底棲生物與招潮蟹的數量。

這一系列戶外調查課程,最有挑戰性的是安全,除了要配合漲退潮的時間外,還要作好颱風來攪局的心理準備,果然~ 颱風來襲,讓原本有「重覆」調查的機會消失了,啊~ 這就是命運呀!喔~不,是本活動研究上的限制!

 ▲沒想到個子小小的Amy,對於誘籠及泥灘地上可以捉到的任何魚水母都沒在怕的!!

 ▲有了膠鞋、兩層襪子的保護,小偵探們在泥攤地上來去自如,比彈塗魚還”骨溜”,取土採樣時挖得不亦樂乎。

▲有點像黑道大哥的文隆老師特別前來支援小偵探的野外調查,大偵探特此致謝~甘蝦!再甘蝦!!
▲大偵探深信,這些神遊的中低年級小偵探們,應該也在牛挑灣溪的泥灘地上收穫滿滿!!

第二個超級任務是將第一個任務的數據加以統計、分析,以了解「這些生物和健康檢查報告,分別代表著什麼意義?」這個任務對小偵探來說,有點難度。因為氨氮、亞硝酸、磷酸鹽、溶氧、PH…這些看不到實體的名詞雖然經過大偵探以淺易的方式說明,小偵探們看檢驗數字時皺著眉頭、企圖想要了解的樣子,讓人感覺到他們的認真。(不過,低年級小偵探有時會神遊,實在是為難他們了!)最後大偵探以比較簡易的河川污染指數表教小偵探判讀牛挑灣溪及小排各河段的污染情況。很慶幸地,讓我們知道成龍村外的牛挑灣溪位在感潮帶的範圍裡,所以中游的污染在此已明顯減輕了許多。

▲小偵探們作實驗的架勢,是不是看起來很專業呀??

第三個超級任務是了解「20年前的牛挑灣溪,和現在一樣嗎?也有這些生物嗎?」這個任務得透過訪談才能略知一二,所以大偵探特別邀請兩位在地人---田日蒸先生,以及成龍國小的李長春主任---來說牛挑灣溪的故事給小偵探聽,並讓小偵探們學習作訪問。

大偵探在過去幾年的文史訪談中,一直想要收集成龍村的老照片,但因成龍村經歷過幾次淹大水,照片或文件等不易久存的東西,都因淹水後被丟掉了,加上以前相機不普及,一直問不到老照片。此次訪談,田日蒸先生提供了數張保留在他朋友那裡的老照片,讓大小偵探看到了以前成龍村某些角落的樣貌。小偵探們嘖嘖稱奇,無法想像當年牛挑灣溪可以游冰,而村外的台17縣竟然是夾道的木麻黃樹林(啊~ 大偵探雖然之前也曾聽說成龍村裡以前有木麻黃"黑森林",小朋友會害怕地快步通過,但實際看到照片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而小偵探耶利的家,以前竟然是阿兵哥用過的營地呢!不過,比田日蒸先生年輕15歲的長春主任說,在他的年代已沒看過木麻黃,希望魚寮那裡以前是土堤,以前小排水道裡的水是淡水,但因地層下陷,海水淹進來,現在已是鹽水了。

▲為了要進行正式的訪談,大偵探讓小朋友先以魚塭的話題作練習.....
▲(左)田日蒸先生帶來老照片:大約1977年時的牛挑灣溪,那時的堤防仍是土堤,遠處的堤防上還種著成排的木麻黃!(右)長春主任背後的影像是30年前成龍村的入口(今"蛤寶屋"外等公車的地方)。

第四個任務是「在探訪牛挑灣溪和魚塭用水的過程中,還有什麼新發現?」雖然作生物及水質調查時,小偵探們已實際踏訪過中下游,但這個任務,是為了讓小偵探們能透過自己仔細的觀察,說出他們看到的地景變化。

於是大偵探帶著小偵探沿著牛挑灣溪的河堤從下游往中、上游移動(實在是因為路程不短,只好由大偵探們開車緩慢地前進),來觀察產業、地景的變化,我們會在每座橋上停留,看看河流的水色、聞聞空氣中的味道(若是河水很黑,通常會聞到一股臭味,嗯…還有人聞到附近民宅傳出的炸雞香味),還有…實不相瞞,河流裡的垃圾實在太多啦!除此之外,大家還見到應該是日治時期建造的穿水橋,橫跨在牛挑彎溪上,橋上可以走人,橋裡頭藏著一條水圳,水流湍急,夾帶著大量肥沃的有機質,灌溉著鄰近大片水林鄉、四湖鄉的土地,大偵探莫名其妙地因為看到這股充滿生命力的淡水,覺得好感動呀!(成龍村放眼所及的地表水都是鹽水啊~~)
 ▲沿著牛挑灣溪踏察遇到重要的橋樑或轉折出,大家就會下車去看一看、聞一聞。遇到正在種蒜苗的人家,大小偵探也發揮"訪談"的技巧,收集更多的環境情報。(看~熱情的阿姨還幫我們照相呢!!)
 ▲(左)跨越在牛挑灣溪上的穿水橋。(右)水流轉折處堆積了許多雜物
▲(左)採水樣聞聞看,作記錄。(右)牛挑灣溪的上游,水泥堤岸消失了......

這個任務也有助於了解第二個任務中水質的變化因素,也就是排放到河流中的各種水的來源----畜牧廢水、家庭廢水、工業廢水,根據環保局提供給大偵探的情報顯示:其中家庭污廢水佔了40%!!為了了解村落家庭污廢水如何被排放到牛挑灣溪中,我們又來到成龍村抽水站,讓王站長為大家說明聚落內的家庭污廢水經雨水下水道(台灣的污水下水道普及率不高,且多集中在都會區)匯集到抽水站再排入牛挑灣溪的來龍去脈。我們在參訪中也得知,這個抽水站亦受到地層下陷的影響,從前的設計已不敷使用,目前都要靠馬達才能把污水抽排出去。王站長並一再強調,請小偵探回家告訴長輩們,要把家裡的垃圾用垃圾袋綁好交由垃圾車載走,因為有一些垃圾進入雨水下水道後,會隨著水流進到抽水站裡,雖然抽水站裡有撈污機,但長久下來,對抽水機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而家庭污廢水則由大家每日洗澡、刷牙、洗臉、洗菜、洗衣、上廁所…等行為所產生的,這些污水對河川較大的危害是清潔劑的成份,所以,大偵探又帶著小偵探一起來研究清潔劑(此時又不斷冒出一些名詞:界面活性劑、壬基酚、生物分解度、總磷、三氯沙……歐~買尬),總而言之,就是要選用環保清潔劑,並減量使用,大家舉手之勞就能讓牛挑灣溪變得更乾淨。
▲試試看,你認得環保標章嗎?? 你知道如何減量使用清潔劑嗎???

第五個任務是要小偵探們想一想的「你認為我們可以一起做什麼事來守護牛挑灣溪及大家的魚塭?」是的,這五星期以來的課程,我們從養殖漁業出發,一路抽絲剝繭了解魚塭用水來源、底棲生物、水質、昔日的牛挑灣溪、牛挑灣溪的上中下游、河川污染來源…等這些很大的議題,會發現許多問題的形成是日積月累且非單一因素,大偵探希望小偵探不要因為這樣而覺得「無能為力」,何況根據環保局提供的數據更提醒了大家:有將近一半的污染是從我們大家的家裡排出來的!!所以,可以從自己就能做到的行為開始發想:「我可以做什麼事來守護牛挑灣溪及大家的魚塭?」


▲小偵探們身體力行,在溼地邊、魚塭區幫忙撿了許多垃圾,實踐他們所承諾的守護行動。

完成五個任務之後發現,經過訪談、水質檢驗、親自走訪等多方面的資料收集,可交互觀察出直觀印象(魚塭主人對小排水質的看法、小偵探對溪水顏色和氣味的感覺)和科學檢驗(實際所測得的水質數據)的差異,即「水源乾淨與否?」可能無法完全依賴肉眼觀察和經驗判斷,因為魚塭的用水來自小排、小排的水來自牛挑灣溪,牛挑灣溪水來自天然降雨、村落排水、畜牧及工廠排水,再加上漲潮進來的海水…也就是說,影響魚塭用水水質的因素很多。

若再進一步比較2013年大偵探養殖記錄的數據----鹽度變化的記錄和文蛤死亡的記錄,那麼阿伯依據經驗所認為的”鹽度太高養不起來”似乎不成立,反而根據大偵探的水質記錄約略可發現,”相較於小排的水,地下水源是相對比較乾淨的”,而這可能就是養殖人家在大雨過後使用地下水源,魚塭狀況會較穩定的原因。
▲大偵探很忙碌,白天上完小偵探的課,晚上也把相同的研究結果拿出來和村裡年輕的養殖者(小傑和老芋丫...還有一位蹺課....)分享,希望大家能落實作記錄的好習慣,之後才能彙整作出分析,並為成龍村建立基礎的環境資料

再更合理的解釋是:成龍村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因鄰近共有4條溪流(牛挑灣溪、尖山大排、蔦松大排、北港溪)注入海洋,所以漲潮時進到小排的海水鹽度會比金湖、下崙等地區的海水鹽度還低(尤其是夏季降雨量多時),造就大家習慣使用較淡的海水養殖(約1.5 ~1.8),所以,當魚塭在下雨過後、或魚蝦貝生病、或冬季鹽度升高之時,為了維持較淡鹽度,就會添加地下水;另一方面,也因溪流的下游處於感潮帶,溪流的自淨能力較高,水質條件會比較好。基於上述,大家長久以來,一方面仰賴漲潮而來的半淡鹹水,一方面又使用地下水來調節,慣性行為成為經驗並不斷地被複製,就會直接認為沒加地下水或者鹽度太高會養不起來。

挑戰完所有任務後,小偵探們今年暑假的最後一項挑戰是努力地回憶、書寫、畫圖(或許小偵探們會覺得這才是真正的挑戰,其他的任務都比較像在玩耍),為即將重出江湖的「小偵探特報」撰寫內容。沒錯,睽違5年的「小偵探特報」將在今年發出第二刊,敬請期待~XD!屆時,希望這份重出江湖的小偵探報,可以幫助村子裡的大家更認識牛挑灣溪,以及了解牛挑灣溪和大家生活及魚塭養殖的息息相關性,並且能一起用行動來守護她。
 ▲(左)常用3C產品的少年偵探郭子和市長已經進化到直接用電腦打作品了。(右)不多話的品嘉能寫也能畫,實在太棒了!!
▲(左)一年級的冠宏看來對數螃蟹印象深刻!! (右)三年級的冠誼,下筆如流水,圖文並茂地邀請大家一起愛用有環保標章的產品

暑假活動的最後一天,例行地要輕鬆快樂一下,大家分組完成四道料理(鬆餅、法國土司、香茅青檸茶、鹽選白蝦),加上冠誼媽媽送來的炒白蝦、俊伻媽媽送來的印尼炒麵,吃吃喝喝一陣後,再由大偵探李小龜當發牌員,大家一起玩了一套「拯救人心,守護地球」的桌遊--親親地球。





最後,大偵探要向大家說明的是,今年暑假的「牛挑灣溪挖挖哇」是一個結合科學研究與教學活動的試金石,若要能更正確合理地了解牛挑灣溪,得有更長時間的調查數據,而這個部份雲林縣政府環保局有委託專業的單位在執行。不過,大偵探也會盡己之力持續為成龍溼地及成龍村的魚塭作記錄,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發現,以回饋給大家。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