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09年5月13日 星期三

另一名班長的故事...

在我們的成龍溼地這裡 有班長一名
他(or她?)是前年因翅膀受了傷 飛不走的鸕鶿
攝影/ 石立岳老師 +++ 照片提供/ 許宏男校長

成龍國小的校長在第一次見面時 便和我們提到班長的故事
日前校長特地寄來石立岳老師拍攝的照片
(sorry 之前把老師名字寫錯了 特此致歉!)
並同意我們可以放在這個部落格裡 和大家分享
終於 我們可以清楚看到 班長的狀況...... :-(
攝影/ 石立岳老師 +++ 照片提供/ 許宏男校長

無獨有偶的是 最近看了報紙 我們才知道
在不遠處的鰲鼓溼地 也有另一名班長
駐守八年了!
以下是2009年5月10 日 刊登在中國時報上
獨臂班長 小黑的故事.....
衷心期盼 小小的台灣島上 不會再有另一名不得歸鄉的班長了!



獨臂小黑想回家
2009-05-10 新聞速報 沈揮勝/文

每一次看到小黑,總難免有一股莫名惆悵湧上心頭。牠是一隻斷翼的鸕鶿,七、八年前和其他兩千多個夥伴一起到嘉義鰲鼓渡冬,可能是纏到魚網吧?失去左翅流落異域,只能每天兀立枯枝遙望遠方,情景無盡悽涼。

鸕鶿又稱魚鷹(只是俗名,與猛禽類的魚鷹不同),屬冬候鳥,大陸江南漁民,常豢養牠們幫忙捕魚。「金門賞鸕鶿」在旅遊界相當知名,事實上牠們在台灣渡冬的族群相當穩定,光是鰲鼓溼地,每年冬天至少可發現兩、三千隻,布袋鹽田、台西海園、屏東龍鑾潭等各地都有發現,西南沿海區總數上萬。

灰白的頭頸 像個孤寂老頭
「第一次看到小黑,是在九十三年暑假。」嘉義縣資深鳥人陳建樺回憶,仲夏發現冬候鳥,還以為自己看走眼。望著牠灰白的頭頸,像個孤寂老頭。「是忘了季節提早報到,還是台灣太美捨不得回北方去?」

納悶間「白髮老頭兒」拍動單翅,恍然大悟。問當地居民,得知牠已在此滯留了兩、三年。
長久以來,小黑過的是「半年孤單、半年熱鬧」的兩極生活。每年秋天,伙伴們遠從北方集體過來探望牠,帶來家鄉的訊息,陪著牠過春節;清明前後,同伴一一道別,帶走牠含淚的祝福,向遠方的親友問好,然後再苦等半年盼相聚。
八年的「枯立」歲月,小黑已成了該溼地的入口意象,甚至被鳥友尊稱為鰲鼓守護神。有配合度最高的「超級名模」定點駐守,鰲鼓果真成了「拍鳥保證班」,帶大炮獵鏡頭,絕不擔心摃龜。

惟一的留鳥 誰解異鄉無奈
從覓食行為觀察,小黑的生理狀況應該是健康的,游泳、潛水行動自如,池中豐富的水族,也提供牠充裕的飲食。以其體型略小、羽色偏淡、長繁殖羽時頭頂白色較少等特徵,鳥會人士研判應該是隻雌鳥。
遺憾的是,每當繁殖期來臨時,也正巧是夥伴們離去的時刻,沒機會談戀愛,注定牠一生只能當老處女。

有家歸不得,小黑很可能是本島惟一的鸕鶿野外留鳥。從南堤進去很容易發現牠的蹤影,常看到牠揮動僅存的右翅,像是在指揮空中交通,偶見其扭身理羽翼,一舉一動看似逗趣,但誰能了解客落異鄉的無奈?


更多關於小黑的圖文 請參見原文連結:
http://life.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Life/life-article/0,5047,100306+112009051000085,00.html

2 則留言:

  1. 難道...之前觀察到班長的白髮是繁殖羽???

    回覆刪除
  2. 在"傾聽自然"的"鳥類"討論區,
    阿勝有開設一個版面,提供這篇報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