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12年11月7日 星期三

魚塭大改造ing

最近有一件大事正在悄悄進行,其實成龍村的許多阿伯們都知道了(因為阿伯們每天都會經過且看到好幾次),只是大偵探一直沒在部落格透露任何消息。

咳…咳…(清一清喉嚨),這件大事就是--大偵探策畫已久的魚塭終於開工,開始改造了。大家看到”魚塭改造”會有什麼想像呢?

十幾年前科學家就呼籲:過漁、環境破壞會使得海洋資源枯竭,人類對海鮮的需求會轉而仰賴水產養殖,所以,好的、安全的水產養殖產品會愈來愈受重視。就如同這幾年大家在談的農業一樣,友善環境的生產、縮短食物里程、提高糧食自給率…等議題,大偵探也是有認真思考的。而成龍溼地週邊的魚塭大部份是以文蛤為主,混養白蝦、虱目魚的池子,不可能投藥所以水產品的安全性高,只是,這裡如台灣西南沿海各鄉鎮一樣,都是地層下陷嚴重的區域,既然已經可以生產安全的食物(不過,外在的大環境—水資源,仍是一個大哉問的問題,以後,有機會的話,大偵探再另文書寫),那麼…我們的養殖產業可以為這樣的環境做些什麼改變?

(哈哈,又答非所問離題了,回到正題吧…)成龍村的阿伯、阿姆們,看到大偵探在改造工程進行中的魚塭進進出出,就又開始討論我們為什麼要租魚塭?要養什麼?然後他們自己下了一個結論:啊…是要養給鳥吃的。因為”管鳥仔區的小姐飼魚要予鳥仔吃”,這樣的推論很合理(村裡的長輩稱成龍溼地為”鳥仔區”)!

大偵探聽到三隻小豬的媽媽如上的轉述時,覺得阿伯阿姆們很有想像力,這種讓人噴飯的猜測真是會笑到歪腰啦!

為了糾正視聽,大偵探覺得有必要說明我們對魚塭的規劃。

首先,大偵探把魚塭隔成3池,1池養水、1池養蝦、1池養文蛤,三池同時還會兼著養一些工作魚(為了幫助大家理解,就請大家想像一下便利商店裡的那鍋關東煮,蘿蔔.魚板.米血各在不同的格子裡煮,但一整鍋都叫關東煮,大偵探的魚塭就有點像那麼一回事)。以經濟效益來說,養殖面積愈大,效益就愈大,所以,對許多仰賴魚塭收入的養殖戶來說,都會盡量去租到大的魚塭,或者同時經營好幾個小面積的魚塭。而大偵探租到的魚塭在養殖戶眼裡已經算很小了,竟然還隔成3池,變得更小,效益減損,真是豈有此理?(難怪會被誤會是要飼予鳥仔吃,套句老芋仔常說的話,真是”頭殼歹去”!)

養水池收納的是漲潮時隨大、中、小排水系統而引進來的半淡鹹水,養水池的目的是為了蓄水、淨水、養藻,再提供給蝦池用水,蝦池的中上層水再提供給文蛤池,如此做法同樣能達到一般混養池生態循環的概念。不過,蓄積在養水池的水,更重要的任務是讓大偵探可免於緊急時(冬天鹽度變高、忽然下大雨、氣溫驟降)像一般魚塭一樣抽用地下水,換句話說,就是不抽取地下水、對環境友善的養殖方式。

雖然許多養殖戶認為目前抽用的是淺層的地下水, 而且抽用的量不多,對環境影響不大,但大偵探認為,養殖魚塭數量多且同時抽用時,長期下來對環境的影響仍是負面的,專家也有講:「在扇尾地區抽地下水是不智之舉,上有層層厚泥阻隔,垂向的水無法進來;離扇頂補注區又遠達50公里,假設地下水一年側向流動10公尺,大約要5000年才走得到扇尾,而且可能在扇頂水補充之前,已先產生孔隙壓縮,缺乏足夠的孔隙,扇頂來的水也『擠』不進來了!」(2005,陳文福《台灣的地下水》,頁169,遠足文化)

再說,蝦和文蛤分開養的原因是,兩種生物的(1)水深不同(2)需/耗氧量不同(3)養成期不同,所以兩種生物的經濟效益也不同,一般而言,前者高於後者。有鑑於此,我們必須提高蝦池的收成量(所以,蝦池的水要比較深)來彌補因隔成小池而造成的效益減損。

而蝦池為正方形硬池,四個角都盡量修成圓弧狀,池底成漏斗狀,這些設計可以方便每次收成後清洗晒池、增加水車打水的循環效果、方便每天排污,等於是從環境建置著手,讓每日的魚塭管理工作更輕鬆。這一套方法我們是從花蓮的旭盈養殖場學來的。

兩年前大偵探開始邀請各地有經驗的生態養殖業者(還記得我們的"Hope漁網學程"嗎?)到成龍村來演講、並帶著學員們四處參觀時,不經意的機緣下,認識了宜蘭大學的李意娟老師,再認識了李意娟老師的父親李盈褚先生(旭盈養殖場的主人,聽說業界都尊稱他"教授",因為他是一位經驗豐富的長者)。為了今年魚塭的施工,不久前大偵探在百忙之中,曾繞了半個台灣跑到花蓮去取經,親眼看到教授阿公把每天的基礎工作,做得有方法、有系統性,且能夠賦予科學的理解與解釋,讓大偵探相當佩服。這也是大偵探決定在不抽地下水之外,堅持一定要把池底功夫也做得徹底的原因。

▲(左)旭盈養殖場的水色(紅褐色)和成龍溼地附近魚塭的水色有很大的不同,這是教授阿公認為最好的水色。(中)每天清早教授阿公透過中央排污排掉蝦池底部的污水時,都會仔細地看、聞,來判斷水質的變化。(右)每次餵養之後,也會在固定的時間內,去觀察蝦子吃飼料的情形,來判斷蝦子的胃口及其活力。

以上,是大偵探的說明,希望大家有看懂。如果,我們的想法和規劃行得通,或許可以改變養殖業者對地下水的依賴程度,也或許聰明的成龍村民可以把這套友善環境的做法再進化成更適合這裡的養殖方式。 

大偵探期待,這個小魚塭對成龍村民而言,具有實驗的價值,而對來成龍村玩耍做客的人而言,則具有參觀、教學、體驗的功能。哇哈哈,這樣阿伯們就不會再你不懂我的明白了。 

講這麼多,口不會渴但手會酸,總而言之,改造尚未完工,大偵探仍需努力(還有,真正開始放養後還要更努力)。

3 則留言:

  1. 忘記宣傳一下 本周偵探社活動:
    周五 澆水.施綠肥 (郭小孩: 太陽麻種籽買了嗎?)
    周六 生態調查 + 畫木鴨 Part II

    回覆刪除
  2. 關東煮的描述真貼切呀~ 也知道…妳們跟小7是好朋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