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看天吃飯的農漁家-海口小漁夫的領悟


▲清晨的陽光讓魚塭看起來一片寧靜。

這天,大偵探李小龜和天空一如往常,大清早來到魚塭排汙水、餵魚蝦。看著清晨和煦的陽光斜射在水面上,四周一片寧靜,只聽見水車打起的水花落進塭中的聲響,和遠方空中的小白鷺偶爾嘎嘎兩聲,然後降落在某件藝術作品上,沉思似地凝望遠方。真的很難想像,這片土地三周前曾遭受大水肆虐蹂躪。

▲(上圖)老芋仔的魚塭是第一個潰堤的受害者,由於和溼地相鄰的堤岸一直沒有整修堅固,打從放苗開始,他就做好隨時會崩壞的心理準備。潰堤的當晚,他隨意在淹水入口插了網子之後,半夜繼續去拖拉文蛤收穫機,非常隨興。(下圖)反倒是他看到西邊別人的九池魚塭連成一池之後,比看到自己的魚塭損壞還要生氣無奈。


在大水退去之後,和溼地相連的魚塭因為堤岸損毀,水位依然滿漲,鄉公所緊急運來一批砂土,村民們則自食其力,一鏟土一鏟土地裝袋,再一袋袋用膠筏載運到對岸堆放。經過了約莫四天的努力,終於得以把過深的水位降低,然而,土面下的文蛤們已經泡在深水中將近一個星期了。
雖說文蛤是屬於需氧量較低的生物,即便在溶氧不足的深水下仍能存活一段時間,但讓各位漁民掛心煩惱的是池水中,鹽的濃度。鹽度太低的殺傷力,在於文蛤若是處於鹽度低於1度(1‰ )的環境,短時間內會緊閉雙殼以度過難關,但時間一久,便會因滲透壓失衡等問題,而面臨死神的召喚。大部分的文蛤養殖戶本就習慣將池水維持在1~2度之間,水位又淺,那幾天,空中不斷倒下大桶大桶的豪雨,池子裡的海水一下子就跌破1度,大雨連下三天後,鹽度更是只剩0.2度左右,雨勢之瘋狂,在偵探社進駐成龍村的五年來也是前所未見。

果然,水災過後,不只是文蛤,西南沿海的養殖一片哀鴻遍野,狀況好一點的還能站在岸邊看見池底「花開遍地」的蛤蠣殼和白蝦,差一點的則是連水質清澈都不能。但蛤寶屋家的文蛤達人,也是我們養殖顧問之一的魏阿嬤,還是幽默地開著玩笑,說文蛤從土裡爬出來看颱風,還一個變兩個,越養越多。只能說,大偵探李小龜以往的生活經驗中,從來都沒有特別煩惱颱風為生活帶來的影響,直到這次,才真的深刻體認到農漁家看天吃飯這句話的意涵。天公不作美,農漁家也只能笑笑接受,老天爺收夠了,剩下就是自己的,久了,倒是養成了一個順應自然、樂觀堅毅的寬廣心胸與生活態度。

▲(左圖)隔壁魚塭的阿嬤因為池底的文蛤死亡嚴重,幾乎整天頂著烈日,非常辛勤的把文蛤殼撈除。(右圖)站在岸邊就可以看見池底死亡的文蛤殼,密度之高真叫人心情沉重。

偵探社的實驗魚塭在颱風前的鹽度是2.3度,再加上水位又高,豪雨過後鹽度還維持在0.8度,狀況相對上好得多,但每天仍有近百粒的死亡。還以為一切仍在控制之中的時候,9/17竟突然死亡一千多顆,我們趕緊採用以往的方式,每天換些水,期待能將文蛤白蝦死亡後分解出的氨等有毒物質換掉,但狀況卻一直沒有好轉,每天仍然可以看見有新的文蛤開殼死亡。

▲(上圖)9/17號狀況突然劇烈惡化,一天之內撿起來的殼,幾乎可以裝滿一個將近50公分高的水桶,老芋仔和李小龜撿得腰痠背痛兩眼昏花。儘管很想把死蛤都撿乾淨,不讓蛤肉在池裡分解出氨等毒物敗壞水質,但撿拾的速度根本趕不上死亡的速度!下圖)挖出幾粒還待在土面下的文蛤,才發現大部分的「眉頭」已經消失,代表環境不佳,文蛤決定閉殼停止生長,若是條件仍無法改善,失去眉頭的文蛤也離死亡不遠了!

這狀況和以往有些不同,水越換越糟,決定先停止換水,帶著三個池子的水樣跑到東石的家畜疾病防治所檢驗水質 (哎~ 屋漏偏逢連夜雨,偵探社的水質計竟然在此時罷工!!!),竟發現了一件驚人的事情,沒想到氨含量最高的,竟是沒有在養殖的養水池。

▲(上圖)再度來到家畜疾病防治所拜訪獸醫師們,請她們幫忙檢驗水質、看看白蝦和文蛤是不是因為疾病感染而死亡。(下圖)結果發現,沒在養殖的養水池竟然是含氨量最高的!這代表整個溝渠的水都被汙染了,怪不得水質越換越糟糕。

推測是因為水災過後,家家戶戶的文蛤都大量陣亡,也家家戶戶都在換水,進水和排水不分的引水溝渠中於是充滿了每家魚塭的廢水、氨和其他有毒物質, .......糟糕,這下子,連乾淨的水源都失去了。

事實上,因為缺少對於養殖區域的規劃管理,全台灣的養殖溝渠都有進水和排水不分的問題,常常只要一池出事排出髒水,鄰居也跟著遭殃,這次是所有池子一起出事,更是陷入了一個束手無策的惡性循環之中。

水患發生以來,陸續有幾家媒體朋友特地前來關心,包括風災當天就趕到成龍溼地現場的上下游、隔天趕來的公共電視郭記者,以及專為台灣西南沿海的治水問題開闢一個深度專題報導的大愛電視台。(點我看報導:上下游郭記者

9/11(三),大愛電視的工作人員在歷經兩天虎尾的採訪後,風塵僕僕地趕到成龍村,想要採訪的是成龍溼地在這次水災中發揮的功能。溼地的功能?是的,事實上治理水患有許多五花八門的方法,包括高築堤防、建造排水系統等等,滯洪池也是其中一招,而且是相對自然、相對美麗的辦法。大偵探認為,成龍溼地在這次的水災中發揮了蓄洪的功能,容納了一大部分的雨水,只是這次雨實在下得太大太急,再加上村內新完工未驗收的閘門也不知有沒有人在管理,整個溼地的水都填滿之後,終於淹上陸來了。

瞭解了溼地的面貌之後,大愛的工作人員在魚塭附近努力尋找可以採訪的村民,但大部分的人正乘著膠筏,把沙包一袋袋運到對岸修補沖毀的堤岸,忙忙碌碌,哪位願意停下來接受採訪呢?......正在煩惱的當下,魚塭第一個潰堤的受害者--老芋仔騎著機車,睡眼惺忪地出現了(徹夜工作的他原來正在補眠),工作人員趕緊連哄帶騙,生性害羞(?)的老芋仔也連忙推辭,最後連「向記者為成龍村發聲」的使命喊話都用上,老芋仔才勉為其難地別上麥克風面對鏡頭。

▲(左圖)老芋仔第一次面對鏡頭有點生澀,但描述水災發生的過程,仍是充滿他專屬的海口人氣息。(右圖)老芋仔後來還應工作人員要求,到對面演出整理補堤沙包的畫面(事實上他早就整理好了),還凝望了溼地幾秒他本人表示:「(台語)就謀自然!」大愛攝影大哥:「不會啦,超帥的!(拇指)」

各位成龍村的村民們,最近可能需要多多收看大愛台,因為除了老芋仔之外,大愛電視台的另一組工作人員9/13(五)也在村裡待了三天,拍攝偵探社的家長孩子們在社區裡活躍的情況。
▲三代班讀書會在拍攝當天剛好輪到恩駿爸導讀,大夥看起來是不是相當專業與認真!

正好偵探社的開心農場被大水一淹,蔬菜變「泡菜」之後,幾乎全員陣亡(可以想像真正在種菜的農家損失有多慘重!),需要緊急號召小偵探們來補植,所以大人小孩全上了電視啦。

▲仔細看看開心農場的菜籃裡,原本不斷結出果實的蔬菜們,在「水淹腳目」之後也全數陣亡,感謝小偵探們前來幫忙補植,這樣之後的Party才能有好食材吃呀。

▲(左圖)小小萵苣被整齊的種在事先挖好洞的黑布之中,宥傑媽看起來非常熟練。(右圖)澆水看起來是當天最好玩的工作之一,因為小偵探們打開雨撲滿後,都會順便玩水!

不曉得眼尖的大家有沒有發現,偵探社的開心農場蚵籃菜園(柯南菜園?)嘗試新種法,將郭子爸(同時也是我們專業的農業顧問)情義相挺幫忙準備的小萵苣苗直接種植在土壤改良的厚土中,並覆蓋黑布阻擋海雀稗凌駕在幼苗之上,讓小萵苣葉可以安心長大。已經種過許多次菜的小偵探們,完全沒有理會攝影機的存在,和往常一樣半是搗蛋半是認真地工作,挖土、栽植和澆水還是在一個多小時後就順利完成了。看著新栽種好的小幼苗在陽光下嫩綠的樣子,心裡想起晚上氣象預報播報,又有一個低氣壓團值得留意,大偵探只能盼想一切都能順利,小菜苗們都可以平安長大。

小偵探們在結束了這個下午的活動之後,一小群開開心心地幫著收拾,一小群已經轟轟鬧鬧地對著溼地和夕陽去打水鏢了。於是大偵探心想,那有什麼問題呢,在這個樂觀堅毅的海口小鄉村,一切都會好好的平安長大的。

▲小黑狗,太熱泡泡水OK,但你可不行去抓魚來吃喔,會被老芋仔打屁股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