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大偵探海口筆記:文蛤與海水的危險關係

今年暑假,在「牛挑灣溪挖挖哇」的2014暑期營隊中,大偵探帶著小偵探一起針對魚塭用水來源明查暗訪,對於牛挑灣溪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原來牛挑灣溪中上游河段全部皆屬嚴重汙染,還好魚塭大多集中在下游的區段,這個河段有潮汐可以幫忙將髒汙帶進大海中稀釋,但小排引進來的海水還是有輕度至中度汙染的危機。

根據暑假調查的結果,牛挑灣溪中有含量非常豐富的營養鹽,譬如:磷酸鹽、氨氮等,泥砂含量也很高,導致溪水看起來十分混濁。以環保署公佈的「河川汙染程度指數」方法檢測,就可以得知每個河段的汙染結果。這其中,「氨氮」也就是一般俗稱的「阿摩尼亞」,對水生生物來說是具有毒性的,若是超過1ppm以上就會有相當程度的威脅,而牛挑灣溪全河段都在1ppm以上,一些比較嚴重汙染的區段,阿摩尼亞甚至高達4ppm、8ppm!
▲地圖上紅色的點,就是暑假7/30(三)大小偵探一起去採集水樣做檢測的地點,上面每個白盤是一個地點的檢驗結果,每一根管子都是一個檢驗項目,其中每盤右邊數來第二管測量的就是「阿摩尼亞」,潔淨的狀況應該像左邊數來第三盤(溝渠引來的嘉南大圳灌溉用水)那樣呈現黃色,但其他地點都已經變成深綠色了。

對照兩年來的養殖經驗,大偵探現在有更多證據支持,混雜了牛挑灣溪水的半淡鹹水並不是那麼潔淨,養殖文蛤添加地下水的真正原因其實是為了淡化汙染,而不是「鹹水養不起來」!

老芋仔也是堅持鹽度太高文蛤會「凍袂調」的那一派,甚至在幫忙照顧了「不抽地下水的實驗魚塭」一年之後,他還是會這麼說。2013年的養殖過程裡,文蛤寶寶們的命運有些多舛,一開場就狀況連連,尤其是養殖後期不斷換水卻無法改善狀況,讓大偵探開始懷疑小排進來的海水水質有問題。可能是第一年收穫不佳,令老芋仔對不抽地下水的文蛤養殖仍是提不起信心。

2014年,大偵探檢討缺失再出發,針對水汙染對症下藥,在養水池中放養龍鬚菜淨化水質,並嚴格執行三池間的水循環,減少從小排引水的次數以降低汙染風險,果然文蛤寶寶的生長過程比去年平靜順遂了許多!更確切地說,這次養殖的過程能夠平安,可能有許多原因共同影響,也需要再多幾次嘗試才能更加確認放養龍鬚菜是否有效,但降低來自小排海水的可能汙染風險是一個可以努力的方向。
▲養水池的「龍鬚菜森林」間,有各式各樣引水時跟著跑進來的野生動物。(左)遠海梭子蟹,市場上俗稱「花市仔」;(右)某天老芋仔蹲在池邊發呆,赫然發現一隻大草蝦,目測將近30公分。

大偵探將兩年的資料繪製成「鹽度與文蛤死亡量對照圖」,從圖上可以發現其實不管是去年還是今年,文蛤發生死亡的時機和鹽度高低是看不出相關之處的。

看了「鹽度與死亡量對照圖」以及今年成長順利的文蛤寶寶,老芋仔堅定的信念才終於鬆動,關於鹽度的問題,改口成「習慣就好」(雖然偶而還是會碎碎念"水太鹹了")。

六月,老芋仔決定自己放養一池文蛤,卻萬分猶豫要不要加入不抽地下水的行列。大偵探一聽說老芋仔的煩惱,立刻好說歹說地企圖說服他--從養殖技術的建議,到收成時幫忙販售的保證--總算,老芋仔答應嘗試了!這對他來說是一個非常掙扎的選擇,允諾不抽地下水的那晚甚至擔心得徹夜失眠,畢竟他對於這方法還不是很有把握,自己的池子十幾萬投資下去,如果血本無歸,他可就要露宿街頭了。

在大偵探不斷鼓勵之下,六月底,老芋仔放了40萬顆文蛤小苗到他佔地約兩分半大的魚塭裡頭。這個數量以平均來說實在超標太多了,一般魚塭一分地約放養11萬顆新苗,兩分半頂多放養27萬顆左右。儘管大偵探對過大的放養量持反對意見,但老芋仔認為他的池子太肥沃,應該多放些苗吸收營養,水質才不會過肥。

八月中下旬,受到颱風外圍環流影響,氣象預報全台嚴防「炸彈式降雨」,農漁業如臨大敵。只要一下大雨,河流中上游各式各樣的廢汙水就會順流沖刷下來,這個時候,大偵探的實驗魚塭堅持不進水,只讓三池水自行循環。或許是確實避開了小排的汙水,也或許是實驗魚塭的鹽度夠高,足以承接雨水帶來的淡化,在連續兩個多禮拜的降雨過去之後,實驗魚塭也沒有太大傷亡出現。看著平靜無波的魚塭,回想去年此時文蛤死殼撿到「歪腰」的慘況,老芋仔與大偵探心中真是感動莫名!

鄰近的魚塭因為鹽度比較低,降雨過後急需引鹹水進來調整,幾天後,卻開始聽見傷亡出現。

老芋仔帶著愁容說:「欸,我的粉蟯又在死了,怎麼辦啊?這次雨又沒有五月那個時候下的那麼大,怎麼這麼毒?」雖然氣象預報使用了「炸彈式降雨」這樣令人心驚的辭彙,但口湖地區並沒有太誇張的降雨出現,和五月那時一日暴雨一日大晴反覆交替的極端天氣相比,算是老天爺的恩惠了。
▲新來的大偵探小草加入實驗魚塭巡池的行列。

「欸,蝦密咧恩惠,附近攏在死咧,你看過去這排堀仔都中(有傷亡)了,無尾墩那邊還有整堀粉蟯攏不見(死光)的咧!」李小龜聞言大驚,回想起前幾天蛤寶屋的阿嬷也皺著眉頭說今年的天氣怪異,文蛤不好照顧。遇到這樣的情況,除了換水、開動水車提高溶氧、開啓束井,再灑點石灰之外,只剩下一個方法了。

老芋仔接連換了好幾天的水,兩、三週過去了,卻沒有越來越好,每天死亡的文蛤數以千計,鄰近魚塭的狀況都穩定下來了,他開始心急如焚。超高密度養殖下,疾病和細菌擴散得很快,一有狀況很難救回來,嚴重的話,一夕之間全軍覆沒是有可能的。

九月的某天下午,老芋仔鐵青著臉:「我什麼方法都試過了,石灰、沸石粉,可以撒的都撒了,還是死得那麼慘......」他到處去打聽救命藥方,只要人家說有用,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用了再說。著急的他已經無法思考,有天下午甚至到水試所載了三桶能幫助穩定水質的光合菌回來潑進水中,隨即卻又灑了有殺菌效果的石灰下去。
「我只剩下一招了,兩天後還是這樣,我就要用大井水(地下水)了,先跟你們說一下,歹勢。」

......的確是只剩下一招了,大偵探也四處幫忙打聽搶救的辦法,但除了換乾淨的水之外,別無他法。

而說來無奈,成龍村這個位處海口的小村莊,卻沒有穩定又乾淨的海水可以使用,能夠選擇的就只有地下水了!

以老芋仔魚塭的超高密度和死亡的嚴重程度來說,很難排除某天突然"泛池"(整池死亡)的可能性,老芋仔也沒有特別騰出一塊地方讓龍鬚菜幫忙淨化水質,提不出解決辦法,大偵探也只能眼睜睜看著老芋仔放棄不抽地下水的計畫,當然,也就少了許多品質優良的「鹽選文蛤」和大家見面了!

嘩啦嘩啦的地下水進入池中,老芋仔的池水一下子調淡了許多。隔天他看起來輕鬆不少,說是死亡的狀況終於穩定下來,只剩下幾顆還在死亡,要不然他真的要「起肖」了。之後,他也盡量不換水,大約一週之後,就完全沒有狀況了。瞬間調降的鹽度可以透過滲透壓改變將大多數病菌殺死,廣鹽度適應性的文蛤因而得救,但若是老芋仔一開始就把鹽度維持得很低,恐怕就沒有這麼容易救了。
▲老芋仔的池子終於穩定下來之後,開始潑魚漿餵文蛤。
十月,窗外的風又開始刮。北風可以說是海口地區傳遞冬音的使者,而且非常稱職,每當猖狂的北風開始呼呼地吹,就知道冬天的腳步近了。這個時候,網路上的水產養殖社團出現一片提醒聲:「北風來了,要小心!」養殖戶所需具備的一項重要技能,就是要懂得在大自然中察言觀色,跟隨天地運行的腳步作息,當徐徐南風準備轉成猛烈的北風時,便進入一個不穩定的季節,這個時候通常會落在農曆九月。農曆三、六、九月,養殖狀況月,是先民累積的經驗,不可不慎。

忽然間,整個成龍村的魚塭區,包含實驗魚塭在內,每個文蛤池中負責撿拾碎屑、維持池底整潔的白蝦好像都會看風向似的,突然相繼倒地,每個池底都佈滿了紅紅的白蝦屍體,就連網路上也到處都是白蝦暴斃的訊息。
老芋仔和李小龜唯恐腐敗的屍體敗壞了池水,影響到文蛤,再度成天彎腰撿死蝦。剛好適逢難得一見的月全蝕現象,QQ湄還打趣地說白蝦是看到月亮竟然缺角,嚇死了。
▲10/8發生了月蝕的天文現象,還出現了紅紅的「血月」。
▲(左)文蛤池的白蝦已經長得非常大了,卻在十月初相繼死去,看了覺得可惜又心疼。適逢「血月」,難道牠們真的是感受到天地的異象而死亡的?!(右)在死亡的白蝦附近也有少許文蛤受不了屍體腐爛帶來的汙染而陣亡。
▲大偵探將死亡的白蝦帶到嘉義家畜疾病防治所拜訪我們的獸醫好朋友,只見她們將白蝦的泳足剪一點下來用顯微鏡觀察,發現上面附著了許多的原生動物「鐘形蟲」!獸醫姐姐說,這是因為最近天候不穩定,白蝦無法適應劇烈的氣溫變化導致身體變虛弱、行動變緩慢,這些原生動物就容易附著在牠們的鰓與泳足上,接著天氣若是還不能穩定下來,這些虛弱的白蝦很容易死亡了。

還好文蛤寶寶們的膽子似乎比較大,沒被月蝕嚇到,仍然順利成長。老芋仔每隔一段時間從土裡摸一些文蛤起來撿查生長狀況,就會說:「恩!眉頭大得不錯,比我的好!」真心希望明年的放養季,老芋仔可以再次挑戰不抽地下水的養殖,並且長得一樣好,這樣,大家就有既安全美味又友善環境的食材可以選擇,不抽地下水的養殖實驗計畫更可以前進一大步。
▲「眉頭」是文蛤最前端那白白的部分,是文蛤剛剛成長出來的殼,所以白色的部分越大,就代表文蛤成長越快速!

今年,就當作給大偵探的「成龍溼地三代班 鹽選文蛤」一個實習的機會,熟悉一下賣文蛤做生意的眉角,期待朋友們以訂購的行動給予力量,從成龍村開始一步一步改變,讓養殖和環境都變得更好!

但當這篇部落格發佈的同時,文蛤池似乎又開始出現狀況了,約莫十一月底時,文蛤池的氨氮濃度突然飆高,原因不明,大偵探小心地和養水池交替換水也一直降不下來,目前有幾隻文蛤寶寶們似乎受不了鑽出土來了!噢~不,請各位夥伴們一起為大偵探和文蛤寶寶們集氣渡過這個關卡,迎接一個豐收的好年!

話說回來,文章開頭提到的汙染,大偵探和雲林縣環保局請教得知,一大部分來自於中上游的畜牧產業(特別是養豬業),約佔50~60%,而另一大部分其實是從大家的家裡排出的家庭汙廢水(約佔40~50%)!大偵探進一步了解,台灣河川中,許多區段的家庭廢水比例甚至高達70~90%。這也代表,一般大眾對於河川汙染的問題並不是束手無措,我們都可以從生活中著手,減少自己每天製造的汙水排放量。

2015成龍溼地國際環境藝術計畫」就是以脆弱易碎的環境為主題,目前已經在國內外開始進行公開徵件了,「易碎品,小心守護!」這個題目表達出大偵探期望以藝術喚回大家對土地的感情,並一起珍惜、呵護。若是越來越多人願意將保護環境的想法附諸行動、實現在每天的生活之中,我們也許可以期待,「文蛤與海水的危險關係」,有一天可以進步成「文蛤與海水的親密關係」,也其實理應如此,不是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