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13年8月12日 星期一

大偵探的「蝦忙」物語


上一篇文章有說過,「蝦忙」就是為了蝦子在忙的意思,這幾周來,魚塭又發生了一些大小事,讓大偵探們的確頗為忙碌。

這是養蝦小道具之一,叫做傘網,平時放在池底,拉出水面可以用來觀察蝦子的進食狀況和健康狀況。得不時拿出來清洗、曝曬,保持清潔。

早在實驗漁塭開幕之前,大偵探就打聽到,農曆三六九月會是漁夫們要特別注意的季節,池子裡的魚蝦貝特別愛在這個時候搞怪。難道水面下有掛日曆嗎?文蛤蝦子看到時間一到,就會立刻倒地陣亡?

說來神奇,好像還真的有掛!(可惡是誰掛的)回想農曆三月時,北風轉南風的季節交替,讓上千名文蛤士兵陣亡的慘況,農曆六月一到,文蛤和蝦孩子們又再度英勇捐軀,兩池一起出問題,讓大偵探和老芋仔忙得不可開交,而這次的兇手,根據線報指出,就是它!

噢......不是我們的漁場狗狗,牠們實在也是受害者之一,狗狗露出這樣似笑非笑的深奧表情,是因為天氣真的太熱啦!

一查我們的每日水質監測記錄,發現下午兩點時,水溫通常來到高溫34.5℃,這對文蛤來說,有些超過牠所能適應的8~33℃,因此體弱一點的就一命嗚呼了。大偵探推測,也許這邊的養殖習慣加入地下水,有一部份原因是地下水溫較低,這個時候剛好可以拿來調節溫度,讓文蛤舒適一點。

那不抽地下水的實驗漁塭要如何因應呢?還好,下崙的生態養殖前輩阿禾師指點,水與其他大部分的東西相比,比重較大,是一種能夠吸收很多熱能的物質,在這個炙熱的季節裡,只要把水位升得比平常高些,水底層的溫度就可以稍微降低一些,水深大約控制在一百公分左右,不要過深,就可以同時避開溶氧不足的問題。

真的是這樣嗎?我們依照這個建議將水位提高之後,艷陽雖然還是高高掛,但文蛤池倒是真的再也沒有死亡案件發生了,順利地度過了炎熱的農曆六月天。但是,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只有一次的實驗操作可靠性仍然不高,偵探社實驗漁塭會持續為大家記錄,提高水位是否能夠安然度過每一個夏季,敬請持續鎖定。
(左圖)文蛤寶寶們看起來又比上次記錄的時候更大一點了喔!(右圖)這張照片,是不是讓你感覺接下來又是一陣風雨欲來的故事呢。

至於說到蝦池,案情就沒有那麼單純了啊......(李組長嘆了一聲氣,然後再度眉頭一皺)。

炎炎仲夏,除了殘酷的高溫之外,還有的就是颱風大魔王的考驗。今年頭號魔王蘇力夾帶的風雨,對台灣南部來說,並沒有預想的那麼驚人,小龜心裡還暗想:「成龍村的東北季風都比蘇力的風勢還要強勁呢!」誰知俗話說得好--代誌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蘇力雖只灑了一點雨,卻讓蝦池的藻水在一天之內從青綠轉成墨綠色,接著蝦子們就開始呼朋引伴地離我們而去,就連素來穩定的文蛤池及養水池裡的白蝦,也都零星發生跟著蘇力離開台灣的事件(我是說魂歸西天,不是真的被颱風捲走啦!)。

鄰近的魚塭中,白蝦也是狀況慘烈,隔壁魚塭主人看著我們將陣亡的蝦子一字排開排得好長,也感同身受地說:「我的蝦子也在死耶,簡直是說有多慘就有多慘!」語氣中夾雜無奈和些許悲憤。看來,雨中究竟有什麼神奇的秘密,還是空氣中有什麼糟糕的汙染跟著雨滴落進池中殘害蝦群,似乎是值得研究的課題(筆記)。

▲(左圖)把陣亡的蝦子排開檢查狀況和數量,是每天的例行工作之一,隔壁漁塭的主人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抱怨起自己漁塭的蝦況更是不佳。(右圖)文蛤池中的蝦一向穩定,遇上炎熱的六月和蘇力颱風雨,也紛紛英勇捐軀,雖然數量不多,但看到長到這麼大的蝦子就這麼死掉,真是一陣捨不得。

不過說來事有蹊翹,之前水質壞掉,只要不斷排汙換水幾天就會好轉,但這次小龜在池邊等啊等、盼啊盼,就要化成岩石的前一刻,依舊不見水色好起來...難道兇手不只蘇力,而是一群共犯結構?(柯南主題曲響起)

老芋仔於是身負重任地下水看看環境,不看還好,一看我的媽!我們的中央排汙系統再度被大量的蝦屍阻塞。各位觀眾朋友可以想像,當家裡的水槽堵塞時,那一小缸水會變得多麼令人不敢直視。再加上池底密生青苔和藤壺,走起來又滑又割人,藤壺像一座座小火山一樣,阻擋蝦屍順利到達排汙口,難怪這池水一直呈現一個很像巫婆煮的毒藥湯的顏色。
▲死掉的蝦子塞住排汙口,累積太多時,就會浮在水面上,看起來真是觸目驚心。

這下子,老芋仔不時就得下水去,清理卡住的排汙口,有時候因為太常下去蝦池,導致他一天得洗三、四次澡,洗到老芋仔被他老媽大罵頭殼壞去!小龜紀錄下他的勞苦功高,整理出一張「老芋仔濕背秀照片集」(音樂請下)。


遠在宜蘭兼具學術及白蝦養殖實務經驗的李意娟老師,聽聞大偵探這邊的慘況,立刻情義相挺地趕到現場,一下子就點出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
▲李老師和他的弟弟千里迢迢來到成龍村進行一對一教學,大夥兒立刻抓緊機會,拉著李老師問東問西。李老師姊弟倆也相當有問必答的一一點出問題,對蝦子的了解以及對魚塭的觀察力只能說: 太專業啦!

李老師到底說了什麼呢?讓我們看看下面的祕笈全圖解。

▲要如何看水面就知水底?左圖那張比較輕盈的泡泡,是水車打水時正常打起的物理性泡泡;而右圖這種又厚又重又有怪顏色的片狀泡泡,其實融合了藻水的屍體,和累積的底泥分解的出來的硫化氫、氨等有毒物質,所以看到這種泡泡,就代表池底已經累積了一些垃圾堆啦~請火速撈除,以免敗壞水質,此外還要改善池水的循環,才能把堆積在底部的髒汙運走!
▲(左圖)蝦池的水車之前有加裝一組增氧滾輪,想說可以幫忙增加蝦池的溶氧,但日子一久,生命力堅強的絲藻就開始攀附在上面、卡住轉軸,而我們並沒有放在心上。李老師一來,就立刻看出這失去作用的增氧滾輪,其實會阻擋水流,降低流速,進而影響到池底的循環!哇~小龜瞬間驚覺自己真是太掉以輕心啦!(右圖)由於池底的循環出了問題,排汙時會排出一些相當破爛的蝦屍,老師說,這都是在池底超過一個禮拜的狀況,難怪水質一直好不起來。

話說因為蝦池的環境變得好像有點糟糕,大偵探們等不及老師來前就緊急商議,決定先移一些蝦子到文蛤池去(剛好文蛤池也需要蝦子來幫忙吃掉一些螺類的小幼苗)。但藻海茫茫,什麼都看不見,到底這池子裡面還剩多少白蝦可以移呢?據說蝦子的數量就連經驗老到的師傅都估不出個準! 咦......?這不是很刺激嗎?在放下陷阱前,小龜突然一時興起,提議到:「不如我們來開個『大蝦樂』賭盤,看看陷阱放一小時,到底會抓到多少蝦子!」
現場突然像菜市場叫賣一樣--
小龜:「我覺得十斤!」
QQ湄:「太少了,二十斤!」
天空:「二十二斤!」
柳澄姿:「二十五斤!」
郭小孩:「五十斤!那獎品就是全部抓到的蝦子好了!」(......郭小孩妳真的想要這麼多蝦子嗎?)
老芋仔也被逼迫要開個數字出來,不過每天看著蝦子死亡的他很灰心地只估了兩斤,聽到我們的數字,很肯定的說:「沒可能啦!你們頭殼壞去喔!」並開始分析颱風帶來的損害,以及從放養到現在的死亡量,最後放話:「這池我在顧的,我哪會不知道?」 一個小時很快過去,開獎結果--
二十五斤!!恭喜柳橙姿獲得全部的蝦子!!(柳橙姿:「不要啦~」)
老芋仔於是很驚訝的慘敗。
以50尾一台斤來算的話,這一小時裡共有1250隻蝦誤闖陷阱,而我們當初放了七萬隻蝦苗......看來,說不定池裡的蝦況還沒那麼慘囉??
恩~好,雖然到底還剩下多少蝦子,仍然是一個很難說的未知數,但大偵探們會謹慎考慮,看看接下來究竟該如何處理這一池的藻水和白蝦。

***************花絮時間****************


蝦池看診時間過後,我們帶著李老師姊弟倆去拜訪嘉義布袋的生態養殖達人-邱家兄弟。李老師家和邱家兄弟同是供貨給主婦聯盟的夥伴,本以為兩方相見,會大談養殖經交換心得,沒想到大夥一坐下來,開始暢聊的是有機養殖成本高昂、通路經營不易的種種辛酸,頗有大吐苦水的意味。

大偵探們因為沒有實際銷售過水產品的經驗,感覺自己何其有幸在一旁聆聽二位大師級的對話,著實上了一堂課。什麼?辛辛苦苦、嘔心瀝血幾個月的把這些蝦孩子、魚寶寶拉拔長大,竟有可能因為賣不出去而血本無歸?竟會遇到被盤商打壓價格而無法獲得合理的報酬?水產品(或農產品也是)因為有保存時效的限制,沒有辦法囤貨,盤商有時看準這一點,會想盡辦法挑三撿四壓低價格。而像李老師、邱大哥這種不願被盤商剝削的養殖業者,只能靠著自己慢慢零售,或是四處尋找願意以合理價格收購的有機通路,這讓他們直呼:「真的很辛苦!」

友善環境的水產養殖,除了要有養得起來的技術,還要有賣得出去的頭腦,也因為有願意堅持品質的生態養殖者的努力,才能讓消費者們有機會品嘗到對大地及大家都健康的海鮮美味,大偵探要再次向所有友善環境養殖業者致上崇高的敬意!再過一、兩個月,大偵探們也會面臨到銷售這門課題,事實上這件事情也已經在悄悄地計畫中,希望到時能帶給大家很棒的,關於養殖這件事的學習與體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